照君祭司♪

寫文是興趣。
較常以自創文章為主,同時也寫沙小艾。
(↑機率比較不高)
喜愛古劍奇譚系列以及仙劍奇俠傳系列。

雙胞胎是倖存者?!-01

題材取自Steam平台上的一款遊戲「Dead by daylight」
這次照君讓宮家雙胞胎也去體會一下當倖存者的感覺(´Д⊂ヽ
只不過……可能沒有寫得太好【Orz

————————————————————————————

【上】

當我回過神時,發現自己身處的環境從辦公室變成了一片陰暗的樹林,不時還有烏鴉的叫聲響起。

「......為什麼會突然在這裡,又為什麼對這個地方有種熟悉的感覺?」我四處看了一下發現自己的腳邊有一張紙條。

『歡迎來到黎明死線的夢境,請努力活下去以及獲得R1等級,否則你將永遠留在這個世界。 恭喜你成為倖存者』

「.............」熟悉的字眼映入眼簾,使我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但也全部想起來了。

“黎明死線”在現代是一款以屠夫追殺倖存者的遊戲,因為太過血腥同時也被列為限制級遊戲。

身為倖存者的玩家要將場內的七台發電機修好五台後開啟大門,或是只剩下一位倖存者時可以利用隨機出現的下水道門口逃出生天,若是玩不好的話,則會導致自己死亡。

遊戲裡頭輸了可以再玩一次,但如今直接身處這個世界恐怕就沒有再玩一次的這個機會了。

「……情況真不妙啊。」我離開原本站的位置蹲下身緩慢的走向一個更加陰暗的角落隱藏自己。

「曦?」一個聲音突然響起,我下意識的警覺心大增,但當我轉過身去的時候卻愣住了。

站在我身後的竟然是我的雙胞胎哥哥宮璟墨,沒想到我們兄弟倆都被送到這個世界了。

「璟墨...!為什麼你也在這裡?」我睜大了眼看著他,始終不敢置信自己的兄弟也被送到這個世界。

「不知道,我執行完任務後小睡了一下,再醒來後就已經在這個地方了。」

「怦怦、怦怦、怦怦」

熟悉的心跳聲緩慢的在腦海中響起,我和璟墨立刻警戒著周遭環境,同時也觀察屠夫是否有往二人所躲起來的地方走來。

在遊戲裡,緩慢的心跳聲到急促的心跳聲就是代表屠夫跟自己相差的距離越來越小。

而現在,心跳聲越來越急促。

「.............」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探出頭查看屠夫是否正往這裡走來,看了一段時間後終於隱約看到了身影。

真的是朝我們這方向走來,......只不過觀屠夫的模樣來看,他只是在四處尋找著倖存者而已並非已經找到人了。

「曦,看來待會行動要小心一點,會有陷阱。」璟墨以只有我聽得到的音量對我提醒著,我望了一眼屠夫後點點頭表示了解。

原來初次上場就遇到很麻煩的屠夫啊……,在玩遊戲的時候就特別不喜歡這個會使用陷阱的屠夫,而我們都通稱他為夾子哥。

過了一段時間後,屠夫終於離開這個區域去別的區域尋找其他的倖存者。

「璟墨,要一起行動去修發電機嗎?還是要分開行動?」我轉身看著自己的哥哥詢問下一步要怎麼辦。

「分開行動吧,雖然獨自一人危險但是比較有效率。」

「嗯,那......兄弟,你一定要小心喔」我故作鎮定的笑了笑,希望能緩和自己極度恐懼的情緒。

「宮曦軒,這句話是我要跟你說的。」璟墨拍了拍我的肩,似乎是想讓我不要太緊張。

唉......儘管我是個經歷過生死的黑客,但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還是會不禁害怕顫抖,更何況璟墨現在也跟我同處在這個世界......。

「曦,那我先走了,你自己要小心。」璟墨說完便謹慎的離開這裡去找尋發電機。

璟墨離開不久後,我才發現衣服的口袋裡頭有著一個藥盒,而藥盒裡除了幾顆藥丸以外還有一張紙條。

『恭喜你獲得了自癒能力、強盜直覺以及貓的警覺。 吃下藥丸後就會習得該技能,每人僅得四種技能』

「............」這世界的這個功能是還不錯,只不過怎麼有點微妙?

自癒能力,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是遊戲裡一位職業是植物學家的倖存者所擁有的技能。

「……感覺還真幸運,能夠剛好拿到小黑人的技能。不過我真該吃下這個藥丸嗎?」我看著手中的三顆藥丸猶豫了一下,為了能夠生存下去最後還是將藥丸給吞下去。

吞下藥丸後我的手上多了個記事簿,而內容便是寫著我所擁有的技能以及....自動更新目前還剩幾台發電機需要修理。

「果然這世界一切都是不合理的存在啊......。」

黎明死線這款遊戲有分成三種地圖:麥克米倫莊園、廢舊車庫以及克洛普瑞恩瘋人院。以及四種屠夫:使用陷阱的夾子哥、能夠隱藏身形的噹噹噹、使用電鋸的電鋸哥以及拿著鋸子會瞬移的護士小姐。

而我現在身處的地圖便是邁克米倫莊園,也就是最容易被屠夫抓到的一個兇殘地圖。

「唉,算了。我也該行動了,總不能只讓璟墨和其他倖存者拼命的修理發電機。」

死了就什麼都沒了,只能努力活下去。

確定好附近沒有屠夫之後,我才緩緩的走出去。很幸運的,在我躲藏的附近就有一台尚未修過的發電機。

其實我的職業只是名黑客,對於修發電機是完全不了解的。
只不過好像因為這個世界的不合理狀況太多,所以當我碰到發電機時,腦中立刻浮現了如何處理發電機以及它的完成度。

我按照腦中的浮現的畫面開始修起了發電機,修到一半的時候走來了另外一名倖存者,他的名字叫白竹,跟他聊了一下才知道原來白竹跟自己一樣是名黑客,只不過他還沒有很深入在這個職業裡。

「曦軒你對這個現況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當然是想辦法離開這個世界。我之後還有其他工作要做呢......」我無奈的繼續修著發電機,無意間往上一看發現自己周遭停留了許多烏鴉,真糟糕。

烏鴉的叫聲會引來屠夫。

「我想這個發電機就直接修好吧,離大門近的發電機到時候可能不好弄。」白竹朝我看了一眼提議著,我看了四周點點頭表示同意,只不過修好的當下就必須快速離開原地,否則就會被抓到。

「如果發電機修好的當下,不會發出那麼巨大的聲響就好了。」我嘆了口氣將發電機給修好了,修好的同時頭頂的燈亮了以及響起足以讓殺人魔聽到的"叮"。

「那我先走了,要逃出去啊白竹。」我拍拍他的肩後便蹲下身隱藏自己朝別的地方走去。

這時候用跑的話肯定會留下足跡,一留下足跡,屠夫就能依此足跡找到倖存者將之殺死。

【未完待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