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君祭司♪

寫文是興趣。
較常以自創文章為主,同時也寫沙小艾。
(↑機率比較不高)
喜愛古劍奇譚系列以及仙劍奇俠傳系列。

曦氏日记之曦軒篇02

耀眼的陽光,將一片漆黑的房間給照亮了。

我恍惚的睜開了眼,嘗試動了動僵硬的身體,但因為持續趴姿一整個晚上的關係,光站起來就花了二十分鐘。

「我昨晚讀書讀到睡著了嗎……?」我將凌亂的桌子整理好之後才拿起手機查看未讀訊息。

『您有一則來自結城哲也的未讀訊息。』

『明天下午三點,我會在往常的咖啡廳等你。   04/06 哲也』

「咦……?明天……不就是今天嗎!」我慌張的看了一眼時鐘,才發現自己簡直是個笨蛋。

「早上六點……也是,我已經習慣了這個時間起床了。」等於說,我還有九個小時可以把該做的事情做完。

這是今年我們第一次見面,從三年前他為了工作而離開日本,既然他都傳了簡訊來,代表他應該已經回來了吧?

我很想他。

將書都放進包包後,我便拿著走到了樓下為自己做一份早餐,走下樓的當下便看到了同時也是住在這裡的住戶,我的高中同學——鈴木鳶。

「曦軒早安,今天依舊那麼早起啊?」鳶放下他手中的報紙,起身朝我走了過來,我看著他對我伸出的手,上面放著一封信。

「給我的?」我疑惑的接過了信封,比想像中的還要重一些,感覺裡面放了錢什麼的。

「是房租喔,我總不能白住在這裡吧,嗯?」鳶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因為他是個公務員,所以已經習慣對任何人展現出這種讓人猜不透的笑容,連我也不例外。

「我說過不用了吧……反正在高中的時候你幫了我很多忙,借你個地方住只是小事情,不要太在意。」我嘆了氣將信封退還給他,沒想到對方仍然不願意收下。

「唉這你就不懂了,我幫你也是我應該做的,小事不要太過在意嘛,嗯?」

「你……!反正這錢我是不會收的。」我將信封袋技巧性的放回了他衣服上的口袋裏,這種小事我還是能做好的。

「……所以說,你到底從哪裡學來那種手法的啊?這都看過你做過了幾次,卻依舊抵擋不了。」鳶無奈的看著我得意的神情,想來鳶住在這裡也將近兩年了,其中他也硬是要我收下房租,但全部都被我“退還”回去了。

「嗯……不告訴你!」我笑著回答他,因為這終究還是屬於自己的秘密。

「唉,不說就算啦。對了,我住的地方也找好了,所以今天我就會搬出去了。」

「咦……那麼突然啊?」

「怎麼,覺得不捨嗎?」鳶笑著朝我走得更近了一些,但是下一秒我立刻退後幾步和他保持一定距離,因為我一直都知道,他是喜歡我的,但是我對他……永遠只是朋友。

「你……!嘛,我也不怪你,畢竟你喜歡的是那個學長,而不是我。」鳶聳了肩笑著看向我,然後便走回房間去。

「鳶……別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啊。」我眼看著鳶的房門緩緩地關上喃喃自語著。唉算了,我還是趕快出門去吧。

———

「小曦早啊,今天也那麼早就來啦!吃過早飯了嗎?」當我走進書店時,裡頭的對我已經熟稔的老闆娘一如往常地向我打招呼。

「老闆娘早,我吃過了謝謝您。」我走進書店內部的員工休息室,將我的包包放在我的位置上後,我拿出放在置物櫃裡的制服穿了上去。

「對了老闆娘,今天我有點事情可以提早下班嗎?」我拿著上頭列著貨物的清單,站在桌子旁清點著數量是否正確,清點到一個部分後才抬起頭看著正看著自己的老闆娘。

「嗯……可以啊!只不過記得要補回來喔~」老闆娘笑了笑說道。老闆娘還真是會精打細算呢……,我點了點頭應了聲謝謝老闆娘。

「小曦是要去約會嗎?」老闆娘突然的一句話,使我驚訝到差點讓書掉下去,不過還好沒有掉下去。

「不是,是家人從國外回來了,要去找他。」想到他,我的嘴角不禁上揚,心情感覺非常高興。

「喔~是這樣啊。那就要好好的跟家人相處哦!」老闆娘露出了和藹的笑容。老闆娘就是這麼的親切,難怪每一個來這裡的客人都很喜歡老闆娘。

「好的,我會的,謝謝老闆娘。」

————————————

「老闆娘那我先走了,您辛苦了。」我走出書店後,看了一次手錶才心情雀躍的朝我和他約定的地點走去。

終於可以見到他了,終於又能見到他了。

那家咖啡廳距離我所打工的書店並沒有很遠,大約走個十五分鐘就到了,只不過當我抵達咖啡廳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只花了五分鐘就到了目的地。只不過,我所等的那個人,竟然依舊比自己還要更早抵達了咖啡廳,我站在外頭看著裡面正坐在椅子上拿著一本書在看。睽違三年的見面,竟然使我正要邁出的腳步猶豫了,心裡莫名的期待莫名的……害怕。

「我……。」

……!我到底在幹什麼,明明很久沒有見面了,為什麼在這最後一刻突然怯步了?是害怕他又會說出與三年前一樣的話然後離我而去嗎?還是只是因為自己沒有那個勇氣去面對接下來他對我說的任何事情?

正當我還停留在原地時,眼神不經意的朝哲也瞄了一眼,卻發現對方竟然正看著自己,頓時讓我所想的一切都暫時拋到九霄雲外去,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才走進咖啡廳再緩慢的走到他的面前。

「你居然比我還要早到……。」

「因為我不想讓你等,畢竟我知道你一定會在約定的時間前十五分鐘就會準備出門。」

真不愧是已經認識我十年以上的哲也啊……,對於我的習慣以及想法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那你猜對啦,我今天難得能夠早點下班來到這裡,否則你可是要等很久了喔?」我聳了聳肩笑著看向眼前的人,然後就這麼直接坐在與他面對面的位置上。

「沒關係,我會一直等你。」

哲也又說出了令人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話,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

「我…………哲,謝謝你一直對我這麼的好這麼的寬容。」

「這是我應該的。對了,我幫你點了一份聖代,你喜歡吃的。」

「……!!這家店的聖代真的很好吃,哲謝謝你。」宮家雙胞胎最愛的,便是甜食。尤其我和璟墨無論怎麼吃就是不會胖。

「您好,您的餐點送來了喔!」服務生手拿著這家店的招牌甜點——水果豪華聖代,就這麼送到了我的面前,接著便拿出了個計時器,在我拿起湯匙朝聖代挖了一口的同時,計時器也被按了開始鍵開始倒數計時著。

「這家店的聖代果然很好吃呢!」我開心的吃著聖代,一口接著一口,吃完整份聖代的當下,暫停的時間距離結束還有五分鐘,代表這次又吃了份免費的聖代。

「這位客人您真的好厲害啊,來店裡挑戰過那麼多次,每一次都是悠哉的在時限內吃完呢!」服務員收走空的聖代杯子時,佩服的看著我說道。

「沒有沒有妳過獎了,是你們家的聖代實在太好吃了,所以才讓我不自禁的一口接著一口。」我朝服務員露出了笑容。不得不說這間咖啡廳所賣的聖代真的與其他店賣的口感完全不同,非常有他們店獨有的味道。

「看你那麼喜歡吃甜食,身材依舊還是沒有變呢?」哲也笑了笑看著我。

「誰叫我和璟墨都是吃不胖的體質嘛!而且現在我們的工作一半半也算是體力活啊。」

「那你現在的工作會很辛苦嗎?」哲也看著眼前的我,拿起桌上的熱拿鐵喝了一口。

「嗯……不會啊,雖然算是半體力活的工作,但也都只有動到腦子跟手而已。」我想起自己只要一接到委託,便是坐在電腦桌前與電腦一起度過好幾個夜晚。

「你可別太勉強自己了,該休息的時候還是要休息。」哲也溫和的語氣始終使我十分的心動不已。他真的是我一生中唯一遇過最好的人。

「嗯,這是當然的。我可是還得靠這身體來養活自己呢…………哈哈哈。」說完之後才發現哪裡不對勁的我一時想不到替代的詞,最後只能靠著開玩笑的語氣將它帶過。

不過,事與願違。這句話終究還是被重述了一次,而對方也一臉嚴肅的神情看著我,等著我給他一個好的交代。

「……我的腦跟手不也是身體的一部分嘛,不要想到其他地方去啦!我再怎麼窮困潦倒也不會去出賣自己的身體!」我慌張的替自己說錯的話解釋一下,但似乎對方並沒有因此而釋懷。

「哲也,你饒了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那麼說的呀!求你別再以那副臉色看我了…。」我投降似的將雙手舉了起來向對方求饒,哲也卻依舊沒有任何回應,我默默的又將手放了下來。這時候哲也開口了。

「就算要賣,也只有我能買。」哲也一臉認真的說道,使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什麼啊,憋著那張臉那麼久只為了說這個?」我無奈的嘆了口氣,又招手召了服務生過來。

「請問有什麼我能為您服務的嗎?」

「請再給我兩份黑森林蛋糕以及一杯冰拿鐵。」

「好的,請稍等。」服務生離開後,我嘆了口氣看著哲也,心裡想著到底要怎麼回應。

「……對了哲也,怎麼突然回到了日本?」

「因為我被調回來了,在國外負責的東西都處理好了,所以我又回到了日本的崗位上。」

「嗯……原來是這樣啊,小曦一定會很高興你終於回到家了。」我笑著說道,同時服務生也將剛剛點的餐點送了上來。

「您的兩份黑森林蛋糕以及冰拿鐵,請慢用。」

「謝謝。我要開動了。」我邊吃著黑森林蛋糕邊偷偷觀察著對面的人臉上的神情,心想著在這個家不只是我會想哲也而已,小曦一定也非常非常的想念他。

「回去的時候,順便去買東西吧?送給小曦的。」哲也喝了一口剛送上來的冰拿鐵提議道。

「好啊,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 我是分隔线——————

好的庆祝考完试的第一篇文已经生出来了。

现在已经难产死亡谢谢。

文章是撕了又寫,寫了又撕( ´∀`)

差點被自家兄弟打死((沒有

不過被勸導是事實(°ー°〃)

下一篇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來,應該會先出以小曦為主的劇情故事。

【自創极短文】心裡有座湖

『遇见那个人以前,我的世界是崩坏的。』

为什么呢?

『因为,每一个人都能用他们的言语,伤害他人。』

『当然,我也不例外。不管是被伤或是伤人的那方。』

那……?

『我不敢说我没有伤过他人,但我敢保证的是,我已经被伤了无数次了,多到连我都已经对痛感到麻痹。』

有人说过,言语,以及无言的行动,也能是一个杀人的武器。

『我曾经也差点被伤的,想就这么了断自己的性命。』

『但这时候我想到了我的家人,想到了跟我很要好的姊姊』

『我何必呢?为了那些人而死,实在太不值得了。』

还有可能成了他们的笑话而已。

『我的心里有着一座湖,一开始当我遇到难受的事情,湖面无数个的水波就这么一直散开。』

『但久了,我渐渐的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人情冷暖,湖面再也没有任何涟漪,是个十分平静的,湖面。』

时间,能够修复伤痕,也能够改变一个人。

『但是,当我遇到那个人之后,我的湖产生了变化。』

什么变化?

『湖岸渐渐的有了小花小草,再后来连小动物都有了。整个环境,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这些东西,全部全部都是他给予我的。』

但他也许不知道,他在我的心里,占了多么大的位置。

但他也就这么成为了,我无时无刻最美好的回忆。

雙胞胎是倖存者?!-01

題材取自Steam平台上的一款遊戲「Dead by daylight」
這次照君讓宮家雙胞胎也去體會一下當倖存者的感覺(´Д⊂ヽ
只不過……可能沒有寫得太好【Orz

————————————————————————————

【上】

當我回過神時,發現自己身處的環境從辦公室變成了一片陰暗的樹林,不時還有烏鴉的叫聲響起。

「......為什麼會突然在這裡,又為什麼對這個地方有種熟悉的感覺?」我四處看了一下發現自己的腳邊有一張紙條。

『歡迎來到黎明死線的夢境,請努力活下去以及獲得R1等級,否則你將永遠留在這個世界。 恭喜你成為倖存者』

「.............」熟悉的字眼映入眼簾,使我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但也全部想起來了。

“黎明死線”在現代是一款以屠夫追殺倖存者的遊戲,因為太過血腥同時也被列為限制級遊戲。

身為倖存者的玩家要將場內的七台發電機修好五台後開啟大門,或是只剩下一位倖存者時可以利用隨機出現的下水道門口逃出生天,若是玩不好的話,則會導致自己死亡。

遊戲裡頭輸了可以再玩一次,但如今直接身處這個世界恐怕就沒有再玩一次的這個機會了。

「……情況真不妙啊。」我離開原本站的位置蹲下身緩慢的走向一個更加陰暗的角落隱藏自己。

「曦?」一個聲音突然響起,我下意識的警覺心大增,但當我轉過身去的時候卻愣住了。

站在我身後的竟然是我的雙胞胎哥哥宮璟墨,沒想到我們兄弟倆都被送到這個世界了。

「璟墨...!為什麼你也在這裡?」我睜大了眼看著他,始終不敢置信自己的兄弟也被送到這個世界。

「不知道,我執行完任務後小睡了一下,再醒來後就已經在這個地方了。」

「怦怦、怦怦、怦怦」

熟悉的心跳聲緩慢的在腦海中響起,我和璟墨立刻警戒著周遭環境,同時也觀察屠夫是否有往二人所躲起來的地方走來。

在遊戲裡,緩慢的心跳聲到急促的心跳聲就是代表屠夫跟自己相差的距離越來越小。

而現在,心跳聲越來越急促。

「.............」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探出頭查看屠夫是否正往這裡走來,看了一段時間後終於隱約看到了身影。

真的是朝我們這方向走來,......只不過觀屠夫的模樣來看,他只是在四處尋找著倖存者而已並非已經找到人了。

「曦,看來待會行動要小心一點,會有陷阱。」璟墨以只有我聽得到的音量對我提醒著,我望了一眼屠夫後點點頭表示了解。

原來初次上場就遇到很麻煩的屠夫啊……,在玩遊戲的時候就特別不喜歡這個會使用陷阱的屠夫,而我們都通稱他為夾子哥。

過了一段時間後,屠夫終於離開這個區域去別的區域尋找其他的倖存者。

「璟墨,要一起行動去修發電機嗎?還是要分開行動?」我轉身看著自己的哥哥詢問下一步要怎麼辦。

「分開行動吧,雖然獨自一人危險但是比較有效率。」

「嗯,那......兄弟,你一定要小心喔」我故作鎮定的笑了笑,希望能緩和自己極度恐懼的情緒。

「宮曦軒,這句話是我要跟你說的。」璟墨拍了拍我的肩,似乎是想讓我不要太緊張。

唉......儘管我是個經歷過生死的黑客,但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還是會不禁害怕顫抖,更何況璟墨現在也跟我同處在這個世界......。

「曦,那我先走了,你自己要小心。」璟墨說完便謹慎的離開這裡去找尋發電機。

璟墨離開不久後,我才發現衣服的口袋裡頭有著一個藥盒,而藥盒裡除了幾顆藥丸以外還有一張紙條。

『恭喜你獲得了自癒能力、強盜直覺以及貓的警覺。 吃下藥丸後就會習得該技能,每人僅得四種技能』

「............」這世界的這個功能是還不錯,只不過怎麼有點微妙?

自癒能力,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是遊戲裡一位職業是植物學家的倖存者所擁有的技能。

「……感覺還真幸運,能夠剛好拿到小黑人的技能。不過我真該吃下這個藥丸嗎?」我看著手中的三顆藥丸猶豫了一下,為了能夠生存下去最後還是將藥丸給吞下去。

吞下藥丸後我的手上多了個記事簿,而內容便是寫著我所擁有的技能以及....自動更新目前還剩幾台發電機需要修理。

「果然這世界一切都是不合理的存在啊......。」

黎明死線這款遊戲有分成三種地圖:麥克米倫莊園、廢舊車庫以及克洛普瑞恩瘋人院。以及四種屠夫:使用陷阱的夾子哥、能夠隱藏身形的噹噹噹、使用電鋸的電鋸哥以及拿著鋸子會瞬移的護士小姐。

而我現在身處的地圖便是邁克米倫莊園,也就是最容易被屠夫抓到的一個兇殘地圖。

「唉,算了。我也該行動了,總不能只讓璟墨和其他倖存者拼命的修理發電機。」

死了就什麼都沒了,只能努力活下去。

確定好附近沒有屠夫之後,我才緩緩的走出去。很幸運的,在我躲藏的附近就有一台尚未修過的發電機。

其實我的職業只是名黑客,對於修發電機是完全不了解的。
只不過好像因為這個世界的不合理狀況太多,所以當我碰到發電機時,腦中立刻浮現了如何處理發電機以及它的完成度。

我按照腦中的浮現的畫面開始修起了發電機,修到一半的時候走來了另外一名倖存者,他的名字叫白竹,跟他聊了一下才知道原來白竹跟自己一樣是名黑客,只不過他還沒有很深入在這個職業裡。

「曦軒你對這個現況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當然是想辦法離開這個世界。我之後還有其他工作要做呢......」我無奈的繼續修著發電機,無意間往上一看發現自己周遭停留了許多烏鴉,真糟糕。

烏鴉的叫聲會引來屠夫。

「我想這個發電機就直接修好吧,離大門近的發電機到時候可能不好弄。」白竹朝我看了一眼提議著,我看了四周點點頭表示同意,只不過修好的當下就必須快速離開原地,否則就會被抓到。

「如果發電機修好的當下,不會發出那麼巨大的聲響就好了。」我嘆了口氣將發電機給修好了,修好的同時頭頂的燈亮了以及響起足以讓殺人魔聽到的"叮"。

「那我先走了,要逃出去啊白竹。」我拍拍他的肩後便蹲下身隱藏自己朝別的地方走去。

這時候用跑的話肯定會留下足跡,一留下足跡,屠夫就能依此足跡找到倖存者將之殺死。

【未完待續】

百年後的緣與情(6)

沙加從樓上房間下樓進入廚房準備中午的餐點後順手倒了兩杯水走出,走入客廳後映入眼簾的是正在為即將到來的大考而努力讀書的艾奧里亞,看著對方認真的模樣使得沙加有了一點心疼對方的心,但是為了大考又不能讓艾奧里亞考出自己不滿意的分數。

可是今天是艾奧里亞的生日。

「艾奧里亞,你的水。」沙加走到對方身旁,在不會被書本資料碰到的地方將水放著,而自己坐在他旁邊看著。

「沙加謝謝你,這次大考你有信心嗎?」

「嗯,該讀的都讀完了,所以還蠻有把握的。你有不會的地方就問我吧,你讀的那個科系我剛好有涉獵一些。」

「真的?!沙加你好厲害啊......!」艾奧里亞驚訝的看著沙加,不到三秒驚訝的神情轉變成了笑容,艾奧里亞把筆放下之後轉過身讓自己的身體靠在沙加的身上。

「你讀多久了?」沙加摸著艾奧里亞的頭笑了笑

「三個小時。」艾奧里亞順勢往下躺,躺到了沙加的大腿上閉上了眼睛。

「那稍微休息一下吧,別累壞自己了。」沙加溫柔的撫摸著艾奧里亞的頭髮。

「嗯。」

「……艾奧里亞,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嗯?今天有什麼特別的日子嗎?」艾奧里亞睜開眼疑惑的看著沙加。

「果然還是忘了啊……今天是你的生日」沙加無奈的說出解答後腿上躺著的人愣了一下。

「好…好像是這樣,對不起我又忘記今天是我的生日,因為這些年很少在過生日所以很理所當然的忘了。」艾奧里亞坐起來搔了搔頭苦笑看著沙加

「好了沒關係的,現在記起來就好了。那你想怎麼過你的生日呢?」

「嗯……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聽到這回答的沙加笑了一下隨即開口道

「你不想要我嗎?」

「……!!」在沙加說出口的當下艾奧里亞的臉也紅了

「開玩笑的,我上樓拿個東西你在這等我。」沙加笑笑的摸了艾奧里亞的頭之後便走向樓上房間。

「唔…………」只不過艾奧里亞的臉紅似乎沒有那麼快消下來。

因為小艾奧里亞有精神的站起來了。

————————————————————————

回到房間的沙加,走到床邊坐了下來,他伸手將放在床邊與艾奧里亞合照的照片拿了過來。

小時候那次分離之後,我還以為再也看不到艾奧里亞了,內心完全靜不下來異常的混亂,但隨著時間流逝我對於艾奧里亞不告而別的事情越來越能冷靜下來思考解決辦法,沒想到不管怎麼樣都沒有他的消息。

這次的相遇都只是偶然。

【未完待續】

♂♂♂♂♂♂♂♂♂♂♂♂♂♂♂♂♂♂♂

我要哭了我,根本拖延癌末期了
過那麼久才把艾奧里亞生日賀文上傳QWQ
而且還不是完整的(。
首先先祝艾奧里亞生日快樂啊!!!!!
再偷偷祝奪奪生日快樂(沒記錯的話?)
然後開學後不寫文不想劇情,全神貫注在高中最後一年
不過開學前偶爾玩個音樂遊戲(IDOLISH7)ლ(´ڡ`ლ)
新帳號立刻就抽到了遊戲本命的活動卡了一整個超開心
本命生日也剛好是在8/16呢(*´ω`*)

曦氏日記之曦軒篇-01

現在的我,非常煩惱一件事。

「宮先生,這一個禮拜和孩子們相處下來,你決定好要領養哪位孩子回家了嗎?」孤兒院院長站在我和哲的旁邊詢問著我們,其實我不是不能體會他會這麼問的用意啦,畢竟我就這麼站在孩子們正在玩耍的房門外想了一個多小時。

「呃......因為我很喜歡這群孩子們啊,所以我還蠻難抉擇的......嗯?」話說到一半就突然停下的我看見房間內有一名女孩獨自一人的待在角落看著其他人玩樂,終於讓我做下了決定,我朝哲看了一眼而對方也立刻明白了我的想法。

他選擇相信。

相信我的決定。

問過院長之後才知道,原來那女孩的小名也很碰巧的叫做曦。彷彿與我們相遇是上天註定好的,如此想著的我不禁微笑了一下。既然決定要領養孩子回家,那就一定要把她當作自己親生的來好好照顧,讓她也能體會家庭的溫暖。

「小曦......對吧?之後妳就是我們的孩子啦。」我伸手摸了摸小曦的頭溫柔的微笑著,但是對方似乎還是沒有敞開心房的樣子,不過我也不會就此退縮的!我會努力讓她對我們敞開心房快快樂樂的生活。

***********************

「小曦,妳用好了嗎?我們該出門囉!」自從小曦成為我們的家人已經過了二年,今天是我們這個家庭的第三次家庭旅遊,而我們這次的目的地是遊樂園,嗯……不知道來遊樂園小曦喜不喜歡,因為她依舊板著一張臉沒有什麼情緒起伏……。  如此想著的我感覺到了衣袖被拉動才發現小曦已經背著她的小背包站在我的身旁拉著我的袖子。

「嗯,那出發吧!」我對小曦和哲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因為其實我自己也是很期待去遊樂園玩的,也就是所謂的童心未泯吧。

「終於到遊樂園了!!吶,我們先去玩什麼呢?」我興奮地看著另外二人,哲依舊保持著那張臉,而小曦則是也露出了微微的期待感,看到小曦這個反應我真的很開心。

「小曦想先玩什麼?」我蹲下身,拿著遊樂園的地圖湊近小曦,和她一起看地圖決定要先去玩什麼。

「……這個,我還沒坐過這個……感覺很好玩。」小曦指向地圖上旋轉木馬的標示,臉上露出了淺淺的微笑,看起來很想坐旋轉木馬的樣子。當下的我理所當然的立刻拉起小曦的手一起走去旋轉木馬的所在地。

走到旋轉木馬的所在地時,很巧的排隊的人潮並沒有所想像的多,我低頭看了一眼小曦,而女孩的眼神看著緩緩上下著前進的木馬是十分閃亮期待的。

過沒多久後就輪到了我們三人坐上了旋轉木馬,因為小曦年紀也沒有很小所以讓她自己坐一個,而我跟哲則是分別坐在她左右後方。

「小曦要小心喔,要開始動了呢!」我笑著提醒眼前迫不及待的女孩,而對方也轉過頭來開心的點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請各位就定位後,請別在旋轉木馬行進中擅自下馬,以免發生危險!」工作人員做完最後的確認之後便啟動了旋轉木馬。

「………!!」因為我同為第一次坐旋轉木馬,所以臉上充滿難掩的興奮感,我看向了旁邊的哲開心的笑了笑。沒想到這一笑,旁邊的排隊人群中有幾名女孩因此而小聲的開心尖叫。

…呃呵呵。當旋轉木馬停下來時,我才剛爬下木馬就感覺到身後突然輕微的撞上我,我轉頭過去看是誰,才知道原來是小曦很高興的抱住了我,我笑了笑將她抱起來走出遊樂設施。

「好玩嗎?」

「嗯!超好玩!謝謝爸爸和父親。」說完之後小曦將頭埋進我的胸口緊緊的抱著,我抬頭看了一眼哲後他走上前來也摸摸小曦的頭。

「那我們下次再來吧!」

—01完—

曦氏日記之曦軒篇-00

距離被爸爸領養回來已經過了三年了,本以為自己再也體會不到家庭的溫暖了,是爸爸和父親給了我這一切,雖然沒有媽媽,但是能夠和他們一起生活,我真的超開心的。

「小曦,快起床囉!今天還要去外婆家呢。」從樓下廚房傳來的喊聲是我的爸爸—宮曦軒,他十分的疼我,讓我深刻的體會到了家庭的溫暖。

我快速的換上了外出服,將自己最近在看的小說放進了隨身包包裡頭,離開房間前又朝鏡子瞄了一眼後才跑下樓去。

「小曦都弄好了嗎?這次可能會讓你住在那裡兩個月噢…」爸爸笑笑的摸著我的頭,其實我知道爸爸和父親工作很忙的…所以我才應該要變得聰明些不要給爸爸增添不必要的麻煩

……雖然該撒嬌的還是要的。

「爸爸,你這次工作一定很麻煩喔?父親和小曦一定會很想你的,所以你工作要加油!」我緊抓著爸爸的手張大眼睛看著他,希望能夠給爸爸增加動力能夠早點完成工作。

「嗯…對不起呢小曦,不能時常陪在你身邊,不過長達兩個月的工作結束之後我就有半個月的假日噢!到時候就可以陪小曦和父親了。」爸爸對家人很溫柔我是知道的,但總覺得爸爸也別這樣什麼事情都是自己擔下來,……難得小曦終於肯對他們敞開心房了。

「曦,别太勉强自己,要记得休息。」父亲-结城哲也走到了我们的身旁,将我给抱了起来让我得以伸出手摸到爸爸的脸颊,摸完之后又改成轻轻的捏他脸颊,只不过下一秒就被抽离了。

父亲将我放下来并让我快去把爸爸准备的早餐吃完,我应了声好就朝饭桌半跑半跳的过去了。

我最喜欢爸爸和父亲了!

——————————————————————————

接下来几篇都主要以钻石王牌的结城哲也x自创角色為主的同人文(但剧情皆为自创)

其实这同人文写很久了,只不过都没有上传而已......

因为是第一次上传上来,所以......有什么建议或是想法的话欢迎留言喔...

我会改进的!!

百年後的緣與情(5)

當艾奧里亞醒來的時候,一開始以為自己是否還在做夢,但看到身旁熟睡著的沙加便相信這不是在做夢。

『沙加……想必找我找很久了吧。原本想讓他就這麼忘了我………但我實在說不出口啊。』艾奧里亞心情不捨的看著眼前正熟睡的沙加,同時也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對方柔順的長髮。

「早安,艾奧里亞。看到你還在,我很開心。」

「唔哇?!你你你……沙加你什麼時候醒的?!」對於對方突然的話語讓艾奧里亞嚇到不小心摔下了床。

「你在做什麼呢?艾奧里亞,沒事吧?」沙加含著笑意伸手拉艾奧里亞回到床上。

「我沒事啦…只是不小心摔下去而已。」艾奧里亞彆扭的將臉撇向一旁,對於艾奧里亞這個反應沙加只是笑笑的將對方拉進自己的懷裡。

「艾奧里亞,我可終於找到你了……。」聽到這話的艾奧里亞身體不自覺地震了一下,接二連三而來的就是難受的情緒以及酸澀的滋味竄上心頭。

『沙加……』

「我不會再離開的,沙加。……對不起」艾奧里亞抱沙加抱得更緊了,這種反應沙加不可能沒有感覺到,所以沙加只是笑了笑溫柔的摸摸艾奧里亞,沙加心裡其實明白,對方並不是真心故意要丟下自己的,因此沙加選擇了不責怪懷裡的愛人。

「好了好了,我不怪你。你肚子餓了吧?我去廚房給你弄點東西吃吧,衣櫥在這裡你自己挑一件出來穿吧,你的衣服我先拿去洗了,起床後記得去洗把臉。洗完來客廳吃早餐。」沙加下床隨手從衣櫥裡拿了件衣服套了上去後,親了一下艾奧里亞的額頭才離開房間前去廚房。

「知道啦……你是老媽嗎……?」艾奧里亞不悅地低聲抱怨著的同時也穿好衣服了,他緩緩朝著浴室走去,一邊觀察著周遭實際的環境,畢竟昨晚一來就是直接進去臥室了……。

「早餐吃吐司夾蛋嗎?」

「嗯,是艾奧里亞你小時候很喜歡吃的喔。」

「你還記得啊……哈哈…」一句無心的話又讓艾奧里亞愧疚的情緒湧了上來。

「你又愧疚了嗎?艾奧里亞,我不會怪你的。」簡單的一個表情變化被眼尖的沙加看出來了。對於沙加而言,只要現在艾奧里亞平安的回來了也一直待在身邊,那就足夠了。

「我……唔?!」艾奧里亞正想再說什麼的時候,沙加為了不讓對方再繼續說下去,則直接吻上了對方,一小段舌頭溫柔交纏的時間就是沙加所表達的想法。

「乖,艾奧里亞你先去客廳坐著吧,我很快就弄好了。」

「嗯……我知道了。」

『……我也許該把所有事情跟沙加說了吧,不然總感覺心裡怪難受的…。』

未完待續

——————————作者分隔線————————————

拖了那麼久真的對不起qwq

可能是因為遇到了太多太多事情了,受到了不小的打擊,搞得身心都有點疲憊……,雖然遇到了不少的事情發生,但我還是撐過來了。

這都要謝謝時常網路上陪我的哥哥姊姊以及一個同學都願意聽我說那一大堆的煩惱和想法2333

嗯…然後,畢竟要上高三了,所以可能會比現在更久才會更文一次((Orz

呃嗯,就大概先這樣了吧……還願意繼續看下去的人謝謝你QAQ!!

—完—

約定

『你知道我現在在做蛋糕的工作吧?我會突然消失三年是因為接受了上司的要求去了法國接觸人事物以及學習更多蛋糕的知識,因為事出突然所以來不及跟妳說一聲真的很抱歉。』

『那為什麼到那裡也不跟我聯絡?』

『我怕我會忍不住想回來找你,那個原本是要在法國待上六年的,不過為了能夠早點回來所以我努力花了三年才回到這裏……晴葭,對不起。』

————————————————————————

「欸……原來不二莫名消失三年就是去了法國啊…」曦軒和晴葭一同坐在客廳裏邊敘舊邊談天,自從聖誕節已經過了將近三個月了,曦軒前幾天才剛從台灣再次回到日本,所以立刻就跑來晴葭的家作客以及帶伴手禮給自己的義姊。

「嗯…當下聽到他的話突然一時不知道要回他什麼…。」

「嗯……嘛,現在人好好的回到妳身邊就好了呀!不過…今天是姊姊你的生日,那不二有說要送你什麼嗎?」

「嗯…沒有聽他提起過耶。」晴葭仔細想了一下平常的對話並沒有什麼對話跟生日有任何關連。

「咦……嘛,絕對不會因為是忘記的啦!他可是不二啊~」曦軒拿起桌上的熱可可喝了一口充滿自信的對著晴葭說道。

「妳這自信是哪裡來的啊…不過我當然是相信周助的!」

「嘿嘿,說不定會有驚喜也說不定~!啊,我差不多該走了,還有人在家裡等我呢。」突然想到什麼的曦軒急忙的把手上的熱可可一口喝光之後看了一眼手機便向晴葭道了下次見就直接衝了出去。

「喂……!人也跑太快了吧…」晴葭無奈的看著漸漸關上的門扉,但在門即將關上的時候門又被打開了。

「啊…周助你回來了!……咦?」在不二走進的瞬間晴葭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衝向對方,不過在看到對方手上拿的東西後馬上剎車站在對方面前。

「晴葭我回來了,妳吃過晚飯了吧?那就來吃這個吧」不二溫柔的笑了笑牽起晴葭的手走到客廳後讓對方先坐下,而自己將手上提的東西放置在桌上完好的將裡頭的東西拿出來。

是個蛋糕,蛋糕上頭有著Q版的晴葭開心的模樣以及寫著"Happy Birthday"。

「這個…這上頭的是我嗎?!好可愛啊!」晴葭看到蛋糕的瞬間睜大著雙眼,看著蛋糕的雙眼隱含著微微的閃光,不二對此反應感到高興,因為這是自己認真學蛋糕以來第一次為了對方做出了成品。

「先來許願吧,因為我捨不得插蠟燭破壞這個蛋糕上你的模樣,所以直接許願吧,晴葭。」不二苦笑的看著眼前自己所最珍惜的人。不過晴葭對此倒是沒有抱有不開心的情緒就許願,她對不二露出了笑容開心的點了頭後才開始許願。

「第一個願望,我希望我身邊任何一個重要的人事物都能平安順利!

第二個願望,我希望周助也能夠平平安安的!第三個願望…」

『我希望能夠和周助永遠在一起…不要他再離開我身邊了。』

「我許好了,周助!要吃蛋糕嗎?可是…還蠻捨不得切下去的耶…」晴葭微皺眉苦惱看著眼前的蛋糕,說到不捨得切下去不二也是一樣的,不過…

「不吃的話,我的心意就白費了呢,這是我自己親手做的喔」不二無奈地笑了笑看著對方等對方的回答

「我要吃!既然是周助你做的,我要吃!吃下去之後永遠存在心中新增為一個新的回憶。」晴葭說完就拿起小刀切下蛋糕,然後將一塊蛋糕遞給了不二而另一塊蛋糕給自己。

「晴葭,祝你生日快樂,如果這個蛋糕不足以當作生日禮物的話,我願意將我自己送給你,永遠待在你身旁陪著你度過一生一世。」不二很溫柔很溫柔的看著晴葭摸摸她的頭髮,然後在晴葭的唇吻了一下。

「周助……謝謝你。我們要永遠永遠在一起!」晴葭櫻紅的臉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回應對方。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不管發生甚麼事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基於某些原因我終於完成了這篇文!!!!

不過字數依舊好少qwqqqq

而且這幾個禮拜靈感君真的都不來找我………

然後有因為一些原因曾經陷入低潮過,所以…有些文章該更新的我都沒有動

陷入低潮的我甚麼都做不好,連文章都完成不了((

不過…謝謝還有三個人願意陪著我((

然後……這篇致給我最愛最愛最珍惜的姊姊(##

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妳願意一直陪著我,一直聽我說著很多事情www

從今以後,也請妳多多指教了www!!

謝謝妳!

情人節?那種東西能吃嗎?能的,只不過會痛。【御幸一也x自創男角-宮璟墨】

「叮咚!」一次的門鈴聲打破了宮家寧靜的早晨,但門鈴並沒有因為沒有人應門而一直響起。本以為沒人應門正要離開的御幸突然聽到了裡頭傳來了腳步聲,而下一秒門就打開了,是他已經交往好幾年的人——宮璟墨,而對方原本睡眼惺忪的神情一看到來人就稍微清醒了。

「你怎麼會來這裡?而且現在才六點多…。」璟墨先讓對方進屋子來後便開口詢問了對方的來意。

「……別跟我說你忘記了啊,今天不是青道的老友聚會嗎,晚上六點。」御幸一臉無奈的看著眼前似乎還沒清醒過來的人。但對方卻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他轉身走進廚房一陣子後拿著兩杯熱可可走到了御幸身旁坐了下來。

「我知道是今天啊,所以你為什麼早上六點就來這裡了?」遞給對方熱可可後,自己將手中的熱飲稍微吹了一下才喝下第一口。

「……你家人呢,他們不是都很早起床的嗎?」御幸好奇的往璟墨身後的樓梯看去後又將視線轉回到璟墨身上。現在的璟墨身穿普通的居家服以及一頭短髮正享受喝著熱可可。

「爸媽他們出國去玩了,至於曦…應該是早就起床了吧。」

「欸…那你剛剛在幹嘛呢?過了一段時間才來開門。」御幸意味深長的壞笑看著對方,不過後者似乎早已習慣對方的習性而依舊面不改色的喝著手上的熱飲。

「沒啊,剛睡醒。」

「喔?那你是抱著我留在這裡的外套睡著的嗎?」御幸此話一出就讓對方嗆到差點噴出來,但前者依舊保持著壞笑的神情等著對方的回答。

「咳咳……哪有可能抱著睡覺!就算有…我也不可能跟你說。」璟墨伸手抽了一張放在桌上的衛生紙擦了下嘴巴想要藉此掩蓋自己微紅的臉頰,但可惜御幸不可能沒有發現自己喜歡的人的任何變化,所以十分的自動換位置坐到了璟墨身旁

「好好好,我知道你害羞不會跟我說實話的。」御幸伸手將璟墨手上的杯子放到桌上後就將愛人拉過抱進自己的懷裡又從自己的袋子裏拿出一個東西。

「你……!!嗯?……這是跳跳糖?!」身為甜食主義者的璟墨看到這樣東西便十分的心動眼睛都微微的發光了。但是在御幸的心裡卻是不同的想法,他壞笑看著眼前這個看著跳跳糖心動的璟墨,不過坐在御幸懷裡的人絕對不會不知道對方到底是在打什麼主意,雖然還是沒猜到。

「嗯,這是要讓你"吃"的。」御幸壞笑拿著跳跳糖在璟墨面前揮啊揮然後往對方後庭摸去,摸到的當下懷中的人明顯愣了一下。

「你…你該不會想要……唔!……」

「墨啊墨,有時候你真的好聰明啊嗯?」御幸將跳跳糖撕開一個開口後就放到了一旁後,便很順手又快速的將璟墨身上的衣物全部脫去,摸向了對方的兩點敏感處緩緩揉著。

『點此進入文中高潮』

生死之別【初七x自創女角】(1) -{第三方視角}

「謝衣!!!」女孩驚醒過來才發覺自己做了場夢——自己深愛的人離去的夢。
那人離開女孩已經過了一百年,而再次見到他的時候卻是早已人事已非,『他』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再也不是那個對女孩很是關愛的人——謝衣,而是流月城大祭司沈夜所訓練出來的“狗”——初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伊光,大祭司叫你過去。」正當女孩尚在準備著要送給大祭司的妹妹—沈曦的東西時,同為高階祭司的廉貞祭司華月也來到女孩的房間傳達剛剛沈夜所下的命令。

「……感覺不是什麼好事情呢。唉…我馬上去。」女孩嘆了口氣便將桌上的東西收拾放回原本的地方後,才緩慢的走出房間朝神殿走去。 自從破軍祭司離開了流月城又被心魔趁機潛入後,阿夜似乎就變了,變得不再像以前一樣雖然口氣有點冷淡但其實很和善的模樣,現在他…真的愈來愈冷酷無情了,冷酷到我都分不清楚到底哪一個才是他。

「見過紫微尊上,不知找伊光有何吩咐?」

「隨我來。」沈夜說完便朝神殿更深處走去,而女孩也帶著疑惑跟著走進他的房間,但下一秒女孩愣住了,因為她看到了房裡不只有沈夜以及她二人,還有一名戴著面具的男子,而他身上散發的氣息令女孩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她曾經愛的人。

「這是初七。」沈夜沉穩的聲音將女孩的思緒拉回了現實,而女孩臉色十分的複雜,有開心、不安、疑惑、難過等等的情緒,對於女孩的反應沈夜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為什麼……要跟我說?」女孩低下頭有點難受的看著地板,雙手也因為女孩的情緒而不自覺地握緊。

「………這都是為了流月城,所以得介紹給妳“認識”一下。」沈夜意味深長的看著女孩的反應。

「……我可以拿下他的面具嗎?」 但女孩卻只是沉默的看著眼前的初七然後對沈夜提出了要求,而後者也看在之後這二人會有合作的時候便點頭答應了。女孩得到同意後伸出了微微顫抖的手將初七的面具緩緩拿下,而臉上滿滿的驚訝,驚訝到不自覺的鬆開緊握面具的手使面具掉到了地板。

「謝……謝衣?原來一百年前他並沒有死嗎…?」女孩愣愣的說著,聲音帶點微微的顫抖,頓時感到胸口似乎很多大石塊砸了下來很沉很沉。

「……初七你先下去吧。」沈夜見女孩的情緒尚未恢復便揮了揮手讓初七退了出去,而自己朝女孩走近了一步摸了對方的頭安撫著她的情緒。

「阿夜…你早就知道了嗎…?一百年前離開流月城後的謝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女孩緊拉著對方的衣袖質問著同時眼淚也不聽使喚的嘩啦啦的流了下來。沈夜看到自是心有微微的不捨便繼續摸著對方的頭安慰著但並沒有回答女孩的質問。

「阿夜……求求你,告訴我!」女孩的手從抓著衣袖變成了緊抓著對方的手臂而神情也流露出難受等負面情緒,反觀沈夜則是嘆了一口氣先要求了對方先讓情緒平穩下來。

「呼……對不起,我失態了。」女孩深呼吸一次後心情稍微平靜了許多,她苦苦地笑了笑看向沈夜,等著她所需要的“答案”。而沈夜似乎又回到了身為大祭司的他,神情變得十分的威嚴冷酷無情,他靜靜看女孩一眼後才再度開口。

「一百年前他去了捐毒遺跡而本座剛好到人間巡視,所以便將他“強制”帶回了流月城,隱瞞著厲罌將奄奄一息的謝衣救了回來,然後便訓練他只看著我心中再也沒有奇異,便成了如今的他——初七。」

「……」對於沈夜說出的事實,女孩不禁後退了一步,一時不知該做何反應。自己很久以前便壓抑住對謝衣的愛戀以及思念的情感,如今因為沈夜的話而漸漸的流了出來。

「然後伊光,我有任務要給你。和初七一起跟著樂無異他們,有必要的時候可以趁機出手,遇到事情便自己見機行事,了解了嗎?」沈夜十分毫不留情的對著眼前的女孩下命令,對於女孩的難過他雖然看在眼裡不過在他心目中只有兩個東西勝過自己的性命——沈曦以及流月城。

「…呵,阿夜你真殘忍啊…。屬下遵旨,若沒事了話屬下便先告退了。」對於大祭司的命令,女孩淺淺的笑了一聲看著沈夜的眼神包含著滿滿的難過,女孩道別之後轉過身的同時又流下了一滴淚

『但是……那個信物明明碎了。』

心中湧現無數個想法讓伊光越來越困惑,搞不清自己剛剛所見所聞的一切是否為事實。

————————————————————————————————————

「那個…謝……呃初七,之後還請多多指教。」花了三天才平靜自己的心情變回沉穩的自己,在看到初七的當下還是卻依舊顯得笨拙,但後者對面前的人卻是完全不同的心思。

『為什麼…這人給我一股熟悉的感覺?』初七看著眼前的女孩,手不自覺地伸過去摸了對方的臉。而這一舉動也讓女孩愣住了,因為在謝衣生前一直以來很喜歡摸她的臉來安慰她。

「………抱歉,我們走吧。」初七收回摸著對方的臉的手轉身離去。

「…嗯。」女孩有點失望的應了聲便跟了上去。

但此時女孩卻不知道,她之後還得再眼睜睜失去對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篇文在已經完成90%的時候又因為我沒靈感所以放置的比聖鬥士文(4)還要久,現在終於也趕出來就好了QwQ
謝謝觀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