鷰司邢

寫文是興趣。
大多是自創或二創。
喜愛古劍奇譚系列以及仙劍奇俠傳系列。

百年後的緣與情(艾奧里亞生日賀文)

今天是艾奧里亞的生日,身為他的愛人的沙加,為了讓小艾今年也能過一個難忘的生日,他很難得的主動去找月華詢問她的想法。


此時的月華正待在自己的房間裏頭認真的讀著書,一片安靜的空間外傳來了腳步聲,月華放下書朝外看了看,依照這個腳步聲來判斷的話,來者並非穆而是...沙加?


『叩叩』敲門聲響起,月華便起身前去開門,來的人不出意料的是沙加,不過他會來到這裡,也使月華十分的不解。


「沙加?特地過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月華,如果是你的話,會想要過怎麼樣的生日?」沙加開門見山地提出了他來這裡的目的。


「呃?生日?......是艾奧里亞的生日嗎?」月華疑惑的看著對方,直到對方點了頭才確定自己的猜測。


「那我們去客廳坐著聊?」雖然月華自己的房間裡也有另外吃飯用的桌子及椅子,但因為個人因素還是選擇了將人帶到客廳去坐著談。因此她帶著沙加來到了客廳,也給對方泡了一杯茶。


「以往慶祝他生日,就單單只是給他煮東西而已。今年想弄不一樣的,所以我就來問問身為女孩的妳。」沙加認真的眼神,讓月華感受到了沙加對艾奧里亞的愛是多麼深。


「但是......你也知道我從小就被當作是怪物一般的看待,所以過生日什麼的......對我來說是奢侈的。............不過我想,只要是自己喜歡的人替自己辦生日,都一定會很高興的吧?尤其是能夠兩個人一同出去休閒的逛逛。」月華笑了笑說道,提示的這麼明顯,沙加也理所當然地聽懂了,他起身道了聲謝後便離開了。


「沙加去找艾奧里亞了吧,那二人還是這麼的親密。」穆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月華望了過去微笑看著穆走近並摸了摸她的頭。


------------------------


「沙加,你剛剛去哪了?」艾奧里亞看著沙加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手上還拿著兩人的休閒服。


「艾奧里亞,今天我們兩個出去走走散散心吧?」沙加將手上的一件衣服遞給了艾奧里亞。


「怎麼這麼突然?」艾奧里亞不明就裡的接過衣服後,迷迷糊糊地走進房間換衣服。


等到艾奧里亞走出房間時,沙加也早已換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等待著艾奧里亞。而後者默默地走到了沙加的身後抱住了對方。


「怎麼了?」沙加溫柔的話語詢問著抱住自己的愛人。


我很高興,在生日這天也能跟你一起過。艾奧里亞在沙加的耳邊低語著,沙加笑了笑轉過頭去,親了親對方的唇。


「我們出門吧?」


「嗯!」


------------------------


「好久沒有跟你一起出來走走了。」艾奧里亞跟沙加走在人來人往的市集裡,看著許許多多的商品,享受著難得的相處時光。


「我也很高興能夠跟你一起出來。」沙加看著艾奧里亞寵溺的笑著。


每次看到沙加的這個笑容總是能使艾奧里亞的臉迅速的漲紅起來,為了掩蓋自己現在的情緒,艾奧里亞看向了一旁的一個賣著飾品的小攤位。似乎看見了什麼似的,直接走了過去。


「艾奧里亞?」疑惑的沙加跟著艾奧里亞走到了小攤面前,原來桌上擺著的項鍊酷似於艾奧里亞的哥哥艾奧羅斯所送給他的項鍊,艾奧里亞看著那條項鍊不語,似乎是想起了些什麼回憶,因而恍神了。


「艾奧里亞?你沒事吧?」沙加拍拍艾奧里亞的肩膀,而後者也終於回過神來了。


「抱歉......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艾奧里亞苦笑地看著沙加後又看了一眼攤位上的項鍊後,就伸手牽起沙加的手離開市集回家去。


回到獅子宮的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就這麼走回了獅子宮。


「......小艾?」


「沙加,你......會一直陪伴在我身邊嗎?」


「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一直陪著你。」


「......謝謝你!」艾奧里亞開心的笑了。


「小艾,今天是你的生日,就開心一點吧,嗯?」沙加笑笑的抱住對方。


「嗯,謝謝你啊,沙加。」


「生日快樂,小艾。」


「好啦,快來吃飯吧!大家很難得各自做了一道菜呢,壽星跟沙加快過來吧!」月華有點不好意思地站在獅子宮前喊著二人,直到二人終於出來了才跟著他們一同前去跟其他人吃飯。


「謝謝你們。」


-----文章結束分隔線-----


嗨好久不見,原本應該是六月分畢業後就要發新的一篇文,但是因為遇到了一件事情讓我陷入了莫名的深淵(。


不過因為看了奔跑吧知道了鹿晗,就迷上了小鹿2333

聽他的歌看他的相關影片之後,覺得這個耿直Boy真的很可愛0////0


在之後甚至還夢到他了,我內心其實是挺激動(?)的,但是夢醒之後我哭了。


可能是第一次為了"那件事情"而哭了,夢裡的小鹿還對我說「你不應該痛苦。」是的,過了那件事以來,我以為我看開了,原來一直都處在深淵中,只是一直在騙自己而已23333


今天會發文是因為小艾的生日就在今天XDDD所以我逼自己寫篇文唄......Orz


過了那麼久,不知道還記不記得我(?)


奪奪今天也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樂噢~~~我永遠是你的軒受OvO


那我們下一篇文再見!!


【ps.不知道月華是誰的小伙伴可以考慮去看我之前的文(x)喔喔喔喔!跟穆是一對的,嗯!】


百年後的緣與情(6)

沙加從樓上房間下樓進入廚房準備中午的餐點後順手倒了兩杯水走出,走入客廳後映入眼簾的是正在為即將到來的大考而努力讀書的艾奧里亞,看著對方認真的模樣使得沙加有了一點心疼對方的心,但是為了大考又不能讓艾奧里亞考出自己不滿意的分數。

可是今天是艾奧里亞的生日。

「艾奧里亞,你的水。」沙加走到對方身旁,在不會被書本資料碰到的地方將水放著,而自己坐在他旁邊看著。

「沙加謝謝你,這次大考你有信心嗎?」

「嗯,該讀的都讀完了,所以還蠻有把握的。你有不會的地方就問我吧,你讀的那個科系我剛好有涉獵一些。」

「真的?!沙加你好厲害啊......!」艾奧里亞驚訝的看著沙加,不到三秒驚訝的神情轉變成了笑容,艾奧里亞把筆放下之後轉過身讓自己的身體靠在沙加的身上。

「你讀多久了?」沙加摸著艾奧里亞的頭笑了笑

「三個小時。」艾奧里亞順勢往下躺,躺到了沙加的大腿上閉上了眼睛。

「那稍微休息一下吧,別累壞自己了。」沙加溫柔的撫摸著艾奧里亞的頭髮。

「嗯。」

「……艾奧里亞,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嗯?今天有什麼特別的日子嗎?」艾奧里亞睜開眼疑惑的看著沙加。

「果然還是忘了啊……今天是你的生日」沙加無奈的說出解答後腿上躺著的人愣了一下。

「好…好像是這樣,對不起我又忘記今天是我的生日,因為這些年很少在過生日所以很理所當然的忘了。」艾奧里亞坐起來搔了搔頭苦笑看著沙加

「好了沒關係的,現在記起來就好了。那你想怎麼過你的生日呢?」

「嗯……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聽到這回答的沙加笑了一下隨即開口道

「你不想要我嗎?」

「……!!」在沙加說出口的當下艾奧里亞的臉也紅了

「開玩笑的,我上樓拿個東西你在這等我。」沙加笑笑的摸了艾奧里亞的頭之後便走向樓上房間。

「唔…………」只不過艾奧里亞的臉紅似乎沒有那麼快消下來。

因為小艾奧里亞有精神的站起來了。

————————————————————————

回到房間的沙加,走到床邊坐了下來,他伸手將放在床邊與艾奧里亞合照的照片拿了過來。

小時候那次分離之後,我還以為再也看不到艾奧里亞了,內心完全靜不下來異常的混亂,但隨著時間流逝我對於艾奧里亞不告而別的事情越來越能冷靜下來思考解決辦法,沒想到不管怎麼樣都沒有他的消息。

這次的相遇都只是偶然。

【未完待續】

♂♂♂♂♂♂♂♂♂♂♂♂♂♂♂♂♂♂♂

我要哭了我,根本拖延癌末期了
過那麼久才把艾奧里亞生日賀文上傳QWQ
而且還不是完整的(。
首先先祝艾奧里亞生日快樂啊!!!!!
再偷偷祝奪奪生日快樂(沒記錯的話?)
然後開學後不寫文不想劇情,全神貫注在高中最後一年
不過開學前偶爾玩個音樂遊戲(IDOLISH7)ლ(´ڡ`ლ)
新帳號立刻就抽到了遊戲本命的活動卡了一整個超開心
本命生日也剛好是在8/16呢(*´ω`*)

百年後的緣與情(5)

當艾奧里亞醒來的時候,一開始以為自己是否還在做夢,但看到身旁熟睡著的沙加便相信這不是在做夢。

『沙加……想必找我找很久了吧。原本想讓他就這麼忘了我………但我實在說不出口啊。』艾奧里亞心情不捨的看著眼前正熟睡的沙加,同時也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對方柔順的長髮。

「早安,艾奧里亞。看到你還在,我很開心。」

「唔哇?!你你你……沙加你什麼時候醒的?!」對於對方突然的話語讓艾奧里亞嚇到不小心摔下了床。

「你在做什麼呢?艾奧里亞,沒事吧?」沙加含著笑意伸手拉艾奧里亞回到床上。

「我沒事啦…只是不小心摔下去而已。」艾奧里亞彆扭的將臉撇向一旁,對於艾奧里亞這個反應沙加只是笑笑的將對方拉進自己的懷裡。

「艾奧里亞,我可終於找到你了……。」聽到這話的艾奧里亞身體不自覺地震了一下,接二連三而來的就是難受的情緒以及酸澀的滋味竄上心頭。

『沙加……』

「我不會再離開的,沙加。……對不起」艾奧里亞抱沙加抱得更緊了,這種反應沙加不可能沒有感覺到,所以沙加只是笑了笑溫柔的摸摸艾奧里亞,沙加心裡其實明白,對方並不是真心故意要丟下自己的,因此沙加選擇了不責怪懷裡的愛人。

「好了好了,我不怪你。你肚子餓了吧?我去廚房給你弄點東西吃吧,衣櫥在這裡你自己挑一件出來穿吧,你的衣服我先拿去洗了,起床後記得去洗把臉。洗完來客廳吃早餐。」沙加下床隨手從衣櫥裡拿了件衣服套了上去後,親了一下艾奧里亞的額頭才離開房間前去廚房。

「知道啦……你是老媽嗎……?」艾奧里亞不悅地低聲抱怨著的同時也穿好衣服了,他緩緩朝著浴室走去,一邊觀察著周遭實際的環境,畢竟昨晚一來就是直接進去臥室了……。

「早餐吃吐司夾蛋嗎?」

「嗯,是艾奧里亞你小時候很喜歡吃的喔。」

「你還記得啊……哈哈…」一句無心的話又讓艾奧里亞愧疚的情緒湧了上來。

「你又愧疚了嗎?艾奧里亞,我不會怪你的。」簡單的一個表情變化被眼尖的沙加看出來了。對於沙加而言,只要現在艾奧里亞平安的回來了也一直待在身邊,那就足夠了。

「我……唔?!」艾奧里亞正想再說什麼的時候,沙加為了不讓對方再繼續說下去,則直接吻上了對方,一小段舌頭溫柔交纏的時間就是沙加所表達的想法。

「乖,艾奧里亞你先去客廳坐著吧,我很快就弄好了。」

「嗯……我知道了。」

『……我也許該把所有事情跟沙加說了吧,不然總感覺心裡怪難受的…。』

未完待續

——————————作者分隔線————————————

拖了那麼久真的對不起qwq

可能是因為遇到了太多太多事情了,受到了不小的打擊,搞得身心都有點疲憊……,雖然遇到了不少的事情發生,但我還是撐過來了。

這都要謝謝時常網路上陪我的哥哥姊姊以及一個同學都願意聽我說那一大堆的煩惱和想法2333

嗯…然後,畢竟要上高三了,所以可能會比現在更久才會更文一次((Orz

呃嗯,就大概先這樣了吧……還願意繼續看下去的人謝謝你QAQ!!

—完—

百年後的緣與情(4)

※二十歲的艾奧里亞和二十歲的沙加※
※科技發展比現代再落後一些(?)※
※某些意外人物會出現(?)※
※廢話不多說了…就直接開始吧(x※

————————————————————————————

『不管如何,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我們永遠在一起,好嗎?』

今年沙加已經二十歲了,他高中一畢業就離開村子來到了繁華熱鬧的大城市就讀天沙大學,在這15年間,科技發展十分地迅速,汽機車、大眾運輸工具、手機電腦電視等等的事物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物了,在這樣進步的時代裡,對於想尋找已經失蹤15年的艾奧里亞的沙加而言理應不是很困難,但他卻依舊得不到有關艾奧里亞的消息。

天沙大學,是一間位於天沙市人人都嚮往考進的名校,而沙加正是靠自己的實力考進了這間學校,剛進校園的他就深受教授們信任,但對於沙加而言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一直以來只有一個:艾奧里亞。

「翳同學,可以耽誤你一點時間嗎?」在沙加正要離開學校返回自己住的地方時,跟沙加同班的同學在他身後叫住了他,沙加轉身去看著對方,只見對方拿出一張卡片遞給他。
「這週六有舉辦聯誼會,請你務必要來!嗯…聽說還有另外一個跟我們同年級的叫艾爾利亞的人也會去呢?」

「……!」原本低著頭在看著手上的聯誼會邀請卡的沙加聽到對方說出的名字頓了一下,不過又很快變成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不過當沙加正想再更進一步的詢問對方的時候,同學卻被其他人叫走只留下沙加一人待在原地。

『艾奧里亞……原來你也在這間學校裡面嗎?』

———————————————————————

在出門前往聚會之前的沙加走到了放滿和艾奧里亞一起的回憶的櫃子前拿了一條當年艾奧里亞送給他的聖誕節禮物,而裡頭正是放著一條項鍊,看模樣像是還有另外一條項鍊作為對鍊。

「差不多該出發了…」沙加望了牆上時鐘指著五點而聚會時間則是在五點半開始,沙加不急不徐的走過去都還來得及。

『艾奧里亞,對你來說是我比較重要還是艾奧羅斯比較重要?』

『哈啊?你們都很重要啊,畢竟大家都要保護雅典娜的不是嗎?』

『……哈,說得也是。』

在走到聚會門口的路上沙加想起了在他們都還是黃金聖鬥士的時候不禁露出了微笑。

「請問有邀請卡嗎?」當沙加走到門口的時候愣了一下才拿出之前同學拿給他的卡片。遞給了站在聚會門口的人審查後就進入了。

「啊!是翳同學!!」 、「真的耶!翳同學!!」、「啊啊!!」、「他就是翳楓沙?!」在沙加毫無心理準備的走進去時,發現他走進的女生接二連三的興奮的尖叫了起來,這狀況使沙加有點頭痛,但為了見到艾奧里亞他不得不忍住。

「哐鏘鏘!」在這種時候有一個人因為聽到了沙加的名字而不小心手滑了使手上的玻璃杯掉了下去,頓時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那個人身上。

「艾爾君,你怎麼了?怎麼會如此的不小心。」那個人身邊的女生無奈的看著對方慌忙地撿起一塊塊的玻璃碎片,不過下一秒那人的手就被碎片割傷了。

「……你沒事吧!!」在那個女生正要上前關心時,有另外一個人搶在她前頭擔憂的看著受傷的那個人——艾奧里亞。

「啊…楓沙……,我沒事啦…不用擔心。」艾奧里亞默默看著眼前這個很久沒有看到的熟悉的臉,心裡猜測著對方是不是還因為著當初突然的不告而別而生氣,心裡開始顯得有點慌亂。

「……我先幫你包紮。」說完,沙加就從他的背包裡拿出了個小袋子再從裡頭拿了OK繃和藥膏,幫艾奧里亞做了簡單包紮。

「沙加,謝謝你。」艾奧里亞用極微小的聲音向對方道謝,心裡湧起陣陣暖意。

「不用謝,你平安無事就好。」沙加露出了淺淺的微笑,習慣性的摸了摸對方的頭。

「……那個艾爾利亞居然會讓翳楓沙摸他的頭!他不是總抗拒別人碰他嗎?」看到二人親密的互動使得周遭的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了,但是沙加對此反應並沒有太大的感覺。

「翳同學,你認識艾爾君嗎?看起來真友好」一開始就跟著艾奧里亞一起來的女生這時才開口詢問打破這奇妙的氣氛。

「嗯,從小就認識了。」『從幾百年前當上黃金聖鬥士的時候就認識了。』實際說完一句實話後沙加又暗自在心裡補上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你們看起來感情很好呢!」女生笑笑看著二人,然後再看向剛匆忙跑來清理的工作人員立即處理好後才又轉會看向艾奧里亞二人,但是看到彼此都沒開口氣氛卻十分的異常。

「好了啦,大家都各自散開吧!我們辦聯誼不是只來看天沙大學的兩位校草啊。你們兩位怎麼不說話?」驅散完人潮後女生轉向看著依然靜默不語互看的二人。

「話說……我為什麼總覺得翳同學好像很眼熟,不是因為你很有名,而是…另外一種的熟悉?」

「灡夜,你不記得了嗎?小時候你第一次和我以及楓沙啊!」艾奧里亞轉頭過來看著灡夜提醒著,而後者藉由艾奧里亞的提醒才想起來小時候所遇到的人。而沙加也因為聽見了很熟悉的名字才想起原來那個女生就是小時候想要跳崖自殺的女孩。

「好久不見,看來你的心境已經轉換過了呢。」

「是啊,多虧了你們,謝謝你們。」

「……我跟艾爾利亞還有事,先走了。」沙加說完就拉起艾奧里亞走向了外頭,留下了灡夜無奈地坐在原來位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沙加…你要帶我去哪裡?」被沙加強制帶出聚會後對方就這麼一直保持著沉默牽著手不知道朝哪裡走去。

「我住的地方。」沙加這時才放慢了自己的腳步,讓自已和艾奧里亞並肩著走。

『原來沙加住在這附近啊…上下學或去哪裡都挺方便的…不過……』艾奧里亞邊走邊感受著身邊熟悉的氣息不禁感覺到了有點心虛。——因為他和家裡一起搬離開村子的事情並沒有給沙加知曉,想必對方一定尋找自己很多年了,自己並非不想跟沙加聯絡,而是搬到這城市後連續發生了太多超乎他想像的事情,甚至有一段時間自己是十分的頹廢,正因為不想讓沙加知道自己現在是多麼地頹廢,所以才選擇不跟對方聯繫,不過最終還是再次遇見了他,而且剛好是在艾奧里亞剛振作起來後的第一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艾奧里亞,你累了的話就在這間房間休息吧。」沙加帶著艾奧里亞看完自己住的地方後便帶著對方走到一間房間讓對方休息,而自己則是準備下樓回自己的房間。

「沙加!」

「怎麼了,還需要什麼嗎?」沙加轉身過去看著正站在自己身後的艾奧里亞,沒想到下一秒眼前的人卻突然抱住了自己,而沙加也一手環住艾奧里亞的腰一手溫柔的摸著對方的頭。

「你不問我為什麼消失15年嗎…?」艾奧里亞在沙加的懷裡詢問著對方,抱住對方的手也愈來愈用力。

「艾奧里亞……我不想逼你說,我希望你自己想說的時候就直接跟我說這樣就好,反正你也回到我身邊了…。」沙加溫柔的話語仿佛是把刀,在艾奧里亞的愧疚的心劃上一痕又一痕。

「沙加……唔…」艾奧里亞閉上了眼睛一刻後又睜開了眼睛想也不想的直接吻上了沙加的唇。

「……唔」艾奧里亞這一舉動讓沙加原本想忍住不去抱艾奧里亞的理智斷了線,沙加更進一步的侵入到艾奧里亞的嘴裡,激烈的舌頭交纏著更拉升了彼此的慾望,沙加邊吻著艾奧里亞邊往房裡的床上走去,走到位後便將艾奧里亞撲到了床上,兩人目前的姿勢便是一個在上一個在下的樣子。

「沙加……」艾奧里亞的臉上沾染了情慾的桃紅,此時艾奧里亞的神情更加的挑逗著沙加。沙加再度吻上了艾奧里亞,而這次的比之前的還要更加激烈,他邊吻著邊將艾奧里亞身上的布料全部脫去。

「唔……等等,沙加……啊!」

…………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嗯…其實我原本是想說段考前把這篇趕出來,沒想到還是依舊拖到了放寒假((x
  最後面如果很想看小沙攻小艾的人別打我((  因為我聽說會被河蟹掉所以先打到這裡(#

真的想看後續的……私訊給我,我之後打好完整的就會傳過去給看((x。不過感覺應該不會有人私吧(##

下一篇有可能會等到我開學才會出現的感覺【望天

我總感覺寫很多但其實沒有很多Orz。

然後最近跑去看了盜墓筆記(小說的)www
   突然感覺作者真的好厲害啊,感覺身歷其境一樣,雖然我目前只看到第二集,不過光看內容想像的故事情節以及場景之類的真的好好玩ˊwˋ//

目前是對配對沒甚麼興趣,對主要劇情的興趣倒是大很多w

廢話不多說了Orz 照君先去好好補個眠了w
(正常)下一篇見//

隱藏H劇情


百年後的緣與情(3)

當沙加醒來的時候,艾奧里亞意外地早已起床弄好服儀坐在沙加旁邊,她緩緩坐起身看著眼前神情隱含著期待興奮的艾奧里亞,他正要開口詢問時卻意外地被對方搶先了一步開口。

「吶吶沙加,今天我們去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看風景吧!就是我上次說的。」艾奧里亞露出微笑看著沙加,這時沙加才注意到對方身旁的袋子,看起來似乎是保溫袋,裡頭應該是食物之類的吧?——沙加如此猜測著。

「好,我弄好便出發吧。」沙加說完便將身上的衣服脫下更換為平常的外出服然後走到了盥洗室去梳洗了一下才又回到了房間。而在沙加回來之前,艾奧里亞快速的從身旁的書桌抽屜裡拿了個東西塞進了自己的隨身包包。

『一定要找個好時機跟沙加說那件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等沙加弄好之後二人便離開了家裡朝艾奧里亞所說的"秘密基地"走去,而這一路上出乎意料地彼此都沒有交談,不過最後還是由沙加先打破了沉默的氣氛。

「艾奧里亞。」

「嗯?」

「你在想什麼?都悶不吭聲的。最期待的不是你嗎?」沙加此話一出讓艾奧里亞愣了一下,但這神情也只閃過了一下便消失了,而艾奧里亞露出平常最能給沙加放心的笑容,只希望對方能夠不要太過擔心自己。

「呃沒有啊,我只是想說去到那個地方還是要多少冷靜一下。」

「…嗯好。」沙加溫柔地伸手摸了摸艾奧里亞的頭,他喜歡對方那頭髮的蓬鬆柔軟的頭髮以及對自己所露出的笑容,這些總是能讓沙加放下心來不擔心對方的行為,不過還是不會完全的放心下來,對於艾奧里亞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如此的敷衍。

『不管如何,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旁。』

「沙加你看,到了!……嗯?有人……」艾奧里亞疑惑的看向沙加後又看向了坐在懸崖旁的女孩,然後便直接朝女孩走去,沙加見狀也靜靜地跟了上去。

「這位…呃…為什麼一個人坐在這裡?」可能是因為想事情想到出神沒有注意到艾奧里亞他們來到,所以對於艾奧里亞的疑問女孩並沒有回應,而後者更是靠了女孩一步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肩。

「……!」被拍肩的當下女孩確確實實的嚇到更甚至重心不穩往下倒去,還好艾奧里亞即時的抓住她,否則她可就要掉下去了。

「妳沒事吧?抱歉嚇到妳了!」女孩平安的回到陸地上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緩和剛剛的情緒,處理好情緒之後女孩面向了艾奧里亞二人,她默默的看著兩人心裡一直想著除了謝謝以外還得說什麼。

「怎麼了?」見女孩沒有反應,艾奧里亞不解的伸了手在女孩的面前揮了揮,看到對方回神過來後才收回自己的手。

「我…我沒事,謝謝你們即時拉住了我。」女孩有點慌張的彎下腰說出了自己最後終於想好的話,但後半段那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卻顯得有點心虛,女孩本就打算跳下這懸崖一了自己的性命,因為她找不到她為何存在於這世上、活下去的意義在哪。

「………為什麼一個人待在這裡?」見對方又沉默了所以沙加開口詢問了自己一看到女孩的舉動就一直存在的疑問,而被問到的女孩有所隱瞞且心虛的看向一旁的樹林,看了一陣也下定決心了。

「我母親的墓在這裡不遠處,今天是她的忌日。」女孩轉身背對著沙加二人看著一望無際的藍天心情有點複雜。

「……原來如此。妳剛剛其實…是想要跳下懸崖的吧?」聽見沙加所說的話,女孩的身體震了一下,證明了沙加所想的事情猜測無誤,完全沒想到居然會被看出來自己剛剛的舉動。反觀艾奧里亞則是一臉“是這樣嗎?不是純粹差點摔下去嗎?”,沙加無言的摸了摸艾奧里亞的頭髮,表示對方不要說一些可能會傷到女孩的話。

「為什麼你會…知道,有那麼明顯嗎…?」女孩低下頭悶悶的詢問沙加,而後者只是微笑回應。

「………」

一直站在一旁的艾奧里亞感覺到了周遭氣氛似乎有點變化,首先開口打破了這氣氛。

「對了還沒問妳的名字,我叫艾奧……呃不對,我叫艾爾利亞,請多指教。」艾奧里亞露出友好的笑容且伸出手

「我叫…灡夜,你好…。」灡夜也伸手握了握艾奧里亞的手後便緊張的收了回來,她偷偷瞄向艾奧里亞旁邊的沙加,而後者當然也感覺到了視線,便也簡單的說了自己是誰,灡夜自己明白的點了點頭。

「………」

「………」

「………」灡夜看著這沉默的氣氛想著是否要與眼前這兩位跟認識的人說明自己所遭遇的事情。

『但說了的話…他們會了解嗎?還是他們反而會跟那群人一樣取笑我…?』

糾結的心思一直在灡夜的內心裡翻來翻去的,人們所對她的所作所為以及在這種低落的時候上天又帶走了自己的母親,使得灡夜如今已經對一切不抱任何的期望了,於是灡夜決定了——既然早就沒有希望,那跟他們說明白應該也是不會改變事情的變化。

「其實…我和母親剛到這個村子的時候,每個大人都對我們很好…不僅找空屋給我們住而且還給我們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只不過…在這裡住了一段時間後村子裏頭一些女孩男孩們好像都刻意的疏遠我,其實我一開始不以為意,但漸漸的的受到了他們的欺負以及侮辱,我忍了下來他們卻更加的過分,在兩個禮拜前我就快承受不住他們的對待時,母親就因為身體太過虛弱而離開了。」灡夜說出這段話的時候雖然語氣十分冷冰但是眼神透露出她的難過。

「欺負人的小孩子……啊是指他們啊,就連村長以及他們的家人都管不了他們。不過…妳要是就這麼死的話,不就是順了他們的心嗎?不過現在你放心吧,有我和沙加在呢!」艾奧里亞前半段話微微瞄向沙加心想那些人也曾來找過自己以及沙加,只不過他們兩個把那幾個人給打回去了…。後半段話艾奧里亞便看回了灡夜口氣很認真的跟她說。

「這……」灡夜轉過身屈膝坐在離她剛剛坐的位置一點點距離,而頭就靠在了膝蓋上又小小聲的說了。

「媽媽離開之後就沒有人再管我了,這種話…還是第一次聽別人說。」

「……乖,沒事了」艾奧里亞笑著摸著灡夜的頭,而後者已繃緊許久的情緒也因為這動作而徹底放開也使得臉上的淚水不停的流下來,然後灡夜便進了艾奧里亞的懷裡哭著,突然被撲進壞了的艾奧里亞愣了一下,站在旁邊看到此畫面的沙加心裡很不是滋味。

——等灡夜情緒緩和一些後,她從艾奧里亞的懷裡起來然後便看到了旁邊一個人的意味深長的眼神一直看著她,她雖然不了解對方的意思不過她還是向艾奧里亞道了聲謝,道謝完後灡夜便先回家去了留下了艾奧里亞和沙加待在原地,二人直接在草地上坐了下來看著遠方的藍天,感覺到沙加奇怪的神情的艾奧里亞自動靠的離沙加很近。

「沙加…你怎麼了?」

「感覺 你對那個女孩似乎很好呢?」

「…!你吃什麼醋啦……我都說了我的心早已在你身上了…………。而且那女孩…你不覺得她的境遇跟我們以前認識的人有點像嗎?」艾奧里亞的頭往沙加的肩靠了上去,完全不知道自己臉上暈染了微微的櫻紅,而後者摸了摸他的頭不語。

「對了沙加,我有東西想給你。然後......」艾奧里亞說完後便從袋子裡拿出了一個盒子遞給沙加。

「然後…?」沙加接過東西疑惑的看著艾奧里亞。

「聽姊姊說過,今天是聖誕節,晚上村子也會辦晚會慶祝喔!」說到了聖誕節艾奧里亞恢復了以往的很好奇以及很興奮的表情,聽到艾奧里亞說了這件事的沙加大約猜得到自己手中的盒子裏頭裝的應該就是所謂的聖誕節禮物吧。

「晚上一起參加吧,艾奧里亞。還有,這個禮物謝謝你」沙加笑著說完便親上了艾奧里亞的嘴唇,而他這突來的舉動讓艾奧里亞瞪大了眼睛

「這沒…什麼啦……」『因為這是我第一次送禮物,也是最後一次了…吧。』艾奧里亞將他仍然紅著的臉轉過去不去看著沙加。   (///_ ///)

沙加很喜欢看到露出这种表情的艾奥里亚,因為艾奧里亞是他世上最愛的人。

「艾奧里亞,我喜歡你。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好嗎?」沙加將艾奧里亞抱進了懷裡,在對方的耳邊低語著。聽到這段話的艾奧里亞頓了一下點了點頭。

「沙加,聖誕節快樂…。」

「聖誕節快樂,艾奧里亞。」

——————————————————————

呃呵呵呵我終於寫完這篇文了(淚
中半段的部分完完全全沒想法(不
頹廢了兩個禮拜都在看小說果然可以讓我多多少少獲得靈感(欸?
嗯…下一篇大概就是十七年後的時候了吧(?
其實這也算有呼應到聖誕節啦www(?)
然後至於沙加的真名嘛……某種原因所以還沒有打算說出來(x
前幾天終於讓我玩到了真三國無雙七了ww
所以其實我最近一直都在玩無雙七(x
咳咳,總之請(別)期待下一章節wwwww(欸你#
祝各位聖誕節快樂ヾ(*´∀`*)ノ

—照君上。

似真似夢(下)

在看了無數個記憶片流之後,我頓時了解了許多以前所不明白的事情,像是假教皇的事件、撒卡他們穿上冥衣到聖域殺雅典娜事件等等的…。

那時候的我…什麼都不瞭解便責怪他們為什麼會背叛雅典娜…。想到這裡我的心不明的陣痛了一下。突然眼前陷一片白光因太過刺眼逼得我閉上了眼睛,當我再度張開雙眼的時候,發現周遭的景色已經變成了一片直徑約200公尺的圓形地方但依舊處於在記憶的匯流總處—歸墟。

「你是何人,為何能夠來到這裡?」我順著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看到了一位白髮戴著面具看似年輕的男子,我能感覺到他的身上有奇妙的力量。

「我…我叫月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來到這裡的,請問你又是…誰?」我看了看四周後看向了那名男子,內心有滿滿的疑問以及好奇。

若是我沒記錯的話,這裡應該是書上記載過的九大神秘之地其一“龍潭”,而這裡就是歸墟…眼前之人………。

「吾乃龍潭的化形,宿何。這裡是歸墟。」宿何的話馬上證明了我所看見的記載是對的是確實存在的。

「聽聞歸墟能夠使人復活,是真的嗎?」

「我不能復活,只能交換。以許願者的存在為代價製造出許願者所希望的人。」

「………是嗎?」我的心裡雖閃過想要復活穆這一件事,不過後來還是打消了念頭,只因為我不希望他忘記我,不希望我所有珍貴的回憶都消失,即使自己現在獨自一人…但我也不會。

「宿何大神,我可以問你怎麼離開這裡嗎?」

「……也好,吾便送汝離開這裡吧。」話一說完,只見宿何的手一揮,眼前又再度的陷入了白茫茫一片,當我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我所居住的小屋裡頭了,而自己依舊躺在床上,彷彿剛剛都是一場夢一般。

唔……。我想坐起身來時,感覺到了微微的痠痛,我回想著在消失之前宿何所說的一句話,像是在告訴我剛剛的事情並不是夢而是真實發生的。


「沒想到……竟然會有不同時空之人來到這裡…。」


————


「月華姊姊你起來了啊!」一名小男孩打開門看到床上的我已經坐起便高興的撲了過來,後頭也跟了幾個小孩走了進來,他們的姊姊當初因為聖宮的神鬥士而喪命,他們也被抓去做了實驗,在邪神洛基死掉之後,我便去將被抓走的人救出,但沒想到救活的只有這些小孩子,沒記錯的話…當初迪斯馬斯克很在意他們一家子,所以我便擔起了照顧他們的責任。

「嗯,你們早安啊,怎麼今天那麼早就醒了?」我下床微笑走向他們,溫柔的摸了摸每個人的頭。平時他們明明不是這種時間會起床的啊…。

「因為我們去弄了個東西,想讓姊姊去看!」孩子們開心的看著我並將手伸向我,而他們那爽朗的笑容讓我也暫時忘卻了之前發生的事情牽住了他們的手跟著走了出去。


————


走了十幾分鐘後,孩子們牽著我走到了一個高處,而他們要我朝下看去的時候,對於眼前的景象感到驚訝不已,也因此不自覺地笑了。

「月華姊姊,祝你生日快樂!」孩子們很有默契的對著我說出了祝福話興奮的看著我。

「你們是怎麼知道我的生日的?」我驚喜的看著眼前的弟弟妹妹們,心想自己應該沒有告訴他們自己的生日,除了兩個人。

「是那個紫色頭髮的哥哥說的唷!他以前有來買花,說要送給一個快到生日的月華姊姊你唷!」

「後來發生了那麼多事情,然後姊姊你幫助了我們生日又快到了,所以我們想說要回報姊姊你!」其中一個妹妹高興的說道也牽起我的手對我微笑。

「………謝謝你們」對於他們的想法我不禁流下了開心的淚水看向他們,自從聖域發生了那麼多事情後便沒有人為自己慶祝生日了。

「姊姊姊姊,謝謝你還有其他的黃金聖鬥士!要是沒有你們,我們失去了姊姊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嗯…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好啦,我們回去吧!我做好吃的料理給你們吧。」我開心的摸了摸他們的頭,並牽起他們的手一起走了回去。


————————作者分隔線(x)————————


好的w似真似夢完結//

打這篇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

是帶著很悶很悶的心情寫的Orz

可能是因為最近和同學相處出了狀況吧……

感覺自己似乎越來越融入不進去了(默

好吧…那就這樣吧…反正不在意我的人,依舊不會在意我的。

我何必呢ww

呃呃呃離題離題了!!!(x

下一篇啊……

可能依舊………應該應該應該是大王獅吧(?

但是身處地點不一樣…Orz

感覺最近心情好不起來啊……


似真似夢(上)

「哈啊……嗯?這裡是…哪裡?」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很奇妙的地方,那裡流動的不是單純的水而是……記憶以及事情的真相。

這裡到底是……?好奇心驅使著我站了起來向前方走去。在走的過程中,我無意間看到了其中一個記憶迴流而不禁停下了腳步看著。它所顯現出來的記憶是…我和穆他們第一次相遇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那時候的我已經對任何事情絕望了甚至想說就這麼死去就好,但他們出現了,他們出現的那一霎那隱約引起了我微小的求生意念。

「不管你們說什麼,我都要把她帶回聖域照顧。」 只是普通的一句話,卻改變了一個人的一生。

我也是在那個時候對穆動了心……。我看完片段的記憶後又繼續走向前,沒想到卻又有個記憶片段讓我極度好奇到停下了腳步。

是艾奧羅斯跟艾奧里亞? 而這時候的我也不知道,看這段記憶片流居然給自己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

 
 

「她就是撒卡他們救回來的女孩嗎?感覺是個不錯的人,不過給人一種奇妙的感覺。」艾奧羅斯若有所思地說道。

「是這樣嗎?艾奧羅斯哥哥。」

「嗯,而且說到我們的感情很好的時候,眼底閃過一絲的憂傷。」

「憂傷…嗎?找時間去問問穆吧。艾奧羅斯哥哥,時間不早了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那我就先回去了,艾奧里亞你也早點休息。」艾奧羅斯溫柔的摸了摸艾奧里亞的頭,同時也無意間瞄到位於艾奧里亞身後的暗處站著一個人,他驚訝了一下後便朝那人露出了微笑。

目送艾奧羅斯離開獅子宮後,艾奧里亞轉身正想回房時,卻發現沙加從暗處走了出來。

「沙加!你怎麼會來這裡?」艾奧里亞既高興又驚訝地看著對方走近。

「我來這裡當然是找你,艾奧里亞。」沙加露出了淺淺的微笑,同時也走到了離對方很近的距離。

「唔…對了,月華不是有去找你嗎?她問了你什麼?」

「她只是來詢問我有關她身上的力量而已,你很在意她嗎?」說這話的同時沙加也又走近了一步,使二人的距離瞬間縮短到可以直接碰唇了。

「也不是很在意啦…只是好奇而已。」艾奧里亞反射性的退了一步,而沙加的動作更快,一眨眼沙加便到了艾奧里亞的身後抱住他,這突來的動作使艾奧里亞處於臉頰微紅以及緊張的狀態。

「艾奧里亞,你愛我嗎?」沙加突然的話語讓艾奧里亞的臉更加的通紅加上不知所措,而前者正等著對方的回答。

「你都知道我的答案了,還需要問嗎…」艾奧里亞很小聲彆扭地說道,而這對於反應沙加的嘴角幅度上仰。

「我要聽你親口對我說。」沙加在艾奧里亞的耳邊低語著,而同時手也握住了對方的手。

「…………你。」

「嗯?」

「我愛你,也很在意你,所以你的心裡只能只有我。」這段話是艾奧里亞低著頭含糊說出口的,他自己也感覺到自己的臉十分的通紅滾燙。

「艾奧里亞…」沙加聽到了對方的回答後露出了開心的微笑,順手讓對方面向自己後朝艾奧里亞的唇親去,兩人的親吻從淺吻漸漸變成了激烈的深吻。

「哈啊…」艾奧里亞微喘的一手捂著自己發燙紅通的臉,然而沙加靠了過去抱住了艾奧里亞,而將自己的手伸向了對方的下體。

 
 

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愣愣的看著眼前已經消失畫面的記憶片流,不敢相信原來還有這回事。

艾奧里亞…沙加………祝你們幸福。

 
 

—————————文章結束分隔線————————

 
 

我承認我結尾已經沒救了(#

然後月華待的這個地方,是來自於仙劍奇俠傳六裡頭的記憶的源頭—歸墟

嗯…看來歸墟也知道月華還未成年所以精彩部分就自動截掉了

跟電子學的截波電路一樣截掉了((啥

呃呃呃…其實我很怕我把這兩人寫崩了Orz

寫崩的話…奪奪我對不起你Orz(x

電腦終於好了ww終於可以去玩遊戲了//

然後……閃人(x

下一篇是秘密(#

 

(穆x自創女角)相遇(下)

自從來到這個白羊宮已經過了好幾日了,在這裡平平靜靜地待著,彷彿之前的事情都像是一場夢一般,但那不是夢,身上的傷痕是確切的證據。

「不管你們說什麼,我都要把她帶回聖域。」 只是普通的一句話,卻改變了一個人的一生,那句話 便這麼深深的刻印在我心中。

突然好想出去看看夜景,一整天待在房間裡實在很悶的感覺...不好。這麼想的我做下了決定,便坐起身準備走下床,當我腳正碰到地板的瞬間,疼痛以及地板的冰冷傳了進來使我不小心踉蹌了一下。

.....好險沒有摔倒,不然吵到穆就不好了。及時穩住了自己的身體的我又邁開了腳步戰戰兢兢地走到了白羊宮外頭,我抬頭看著眼前的星空不禁被迷住了。

「原來妳在這裡啊,剛剛沒在房間看到妳的身影,便出來找妳了。穿的這麼單薄會感冒的。」穆說這話的同時,也將披風披在了我的身上並坐到了我的身旁。

「穆…對不起,因為我很想出來透透氣,也不希望吵到你…」我看向他的時候,發現對方臉上神情多了一絲擔憂,這使我後半段的話越說越小聲,而穆似乎是發現到我的情緒變化便露出笑容摸了摸我的頭。

「怎麼會呢,只要你跟我說的話,我會帶你出來走走的。」 我驚訝地看著對方,心想著:這是第一次呢…被人友善的對待著……。這麼想的我不自覺的露出了微笑。

「謝謝你,穆。我想回去休息了,感覺有點累了…晚安。」說完我便站了起來向對方笑了一下後,便自行走回了房間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完夜景的幾天後,我的傷終於都好的差不多了,而同時今天也是去向每個黃金聖鬥士打聲招呼的日子!現在只認識了白羊座的穆跟雙子座的撒卡……等於說還有10個人囉?換上了比較得體的衣服後,我站在窗邊想著剩餘的十位聖鬥士的名字,只為了不要讓自己弄錯對方的名字讓彼此尷尬。

「等不及了嗎,月華?」穆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的時候我也轉頭過去看他,對方則是保持不變的速度走到了我的面前。

「嗯……除了期待以外…其實我還有點不安,不知道他們……」說到這裡我的神情不禁流露出了微微的恐懼,不是因為第一次與厲害的黃金聖鬥士見面所產生的,則是他們對於我的態度以及想法,讓我感覺到懼怕和對他們的不信任感。

「…月華,沒事的,和他們相處過幾次就會了解他們了。」穆拍了拍我的肩安慰著我,使我的心情不會如此的緊張低落。

「嗯。話說...穆,你真的不一起去嗎?」我歪頭詢問著眼前的人,而對方笑了一下便開口說道。

「嗯,不過不用擔心,還有撒卡在呢。」 撒卡,是當初救我回來的另外一個人,雖然外表看起來是一副冰山臉,但我感覺的到他內心裡其實是很善良溫柔的,不過有一件事讓我好奇就是,他內心還有另外一個人格在跟善良的那個人格在對抗。

「嗯,好吧...」話剛落下,我便感覺到了白羊宮外頭有股熟悉的小宇宙,是撒卡。為了不讓對方久等,我快步走了出去,走到外頭之後便確定自己的感覺無誤。

「撒卡,早安。今天麻煩你了!」我走到他的面前露出了笑容開心的說道。

「早,不會麻煩的。穆,那我們先走了。」撒卡話一說完便轉頭離去我一見狀便也朝穆笑了一下之後追上撒卡。

「吶撒卡,你...有兄弟姐妹嗎?」話剛問完,撒卡愣了一下後看向我。

「為何突然這麼問?」

「因為撒卡給我的感覺很像是兄長一般的感覺。」聽完我的感覺的撒卡沉默了和停下了腳步,這突來的反應使我不解,而下一刻他便開口了。

「我有一個孿生弟弟叫加隆。」

「孿生兄弟啊...真好。」

「......也算好事吧。」

「?」

「沒事,我們快走吧,不要讓其他人久等了。」撒卡話一說完又邁開了腳步朝第二宮-金牛宮走去,而我也緊跟在他的後面走到了金牛宮。

「終於來了啊,撒卡和...小姑娘你叫...月華對吧?」我愣愣地看著眼前這位體型巨大的男子,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月華。」撒卡輕輕拍了拍我的肩終於讓我回過神來了。

「啊...抱歉,我不小心走神了。你好,我是月華,請多指教。」我慌張的向對方道歉,而對方只是笑笑而已。

「你好,我是金牛座的阿爾迪巴朗,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啦。」阿爾迪巴控制了力道拍拍我的背,不過還是讓我差點站不穩。

「好的...!那...撒卡,我們前往下一宮了嗎?」

「嗯,走吧。下一宮是雙子宮,也就是我所顧守的宮」我們邊說邊走出了金牛宮朝雙子宮走去。

過了雙子宮就是......巨蟹宮的迪斯馬斯克吧?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人,問了穆或是偶爾來探望的撒卡,都只跟我說見到他第一面就知道了。…唉,便讓他順其自然吧!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我們已經通過了雙子宮正朝著巨蟹宮去。

「吶撒卡,迪斯馬斯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話還沒說完,我便發現周遭的景象突然變了,到處充滿著死亡之氣而且……,我望向一旁的排得很整齊的隊伍一個一個跳下不知道通往哪裡的黑暗。

「歡迎來到巨蟹宮,我是迪斯馬斯克,還蠻可愛的小姑娘嘛~!」我轉頭望向了聲音的主人,發現對方看起來……。

「你…你好,我叫月華,以後還請多多指教。」我下意識的抓住撒卡的衣角緩緩的退到撒卡身後。

「為什麼要躲到撒卡的身後啊…?話說你們兩個這樣子真像兄妹一樣啊。」迪斯馬斯克雙手叉腰地看著我們。

「………」

「………」

「喂,別句點我啊,我說的是事實!」迪斯馬斯克指了指我和撒卡,而我也因此陷入了思考。

哥哥啊……

「…撒卡哥哥這樣子嗎?」說這話的同時我看向了身邊的撒卡對著他微笑,而對方似乎也沒有反對的樣子。

「對了,這裡到底是…哪裡?」雖然依舊躲在撒卡身後的我,但心裡還是有個很好奇很好奇的問題,不問的話可能會憋出病來,所以還是鼓起勇氣問出口了。

「這裡啊,這裡是黃泉比良坂,也就是通往死亡的通道。」

「嗯……原來如此,那我們還是盡快前往下一宮吧!可以讓我們離開這裡嗎?」我看了下四周後便做出了立刻離開的決定,只因為我自己曾經經歷過生死的邊緣,對於這種地方只有......害怕。

「好了,迪斯馬斯克,讓我們離開這裡吧,不然的話...後果你知道的。」感覺到抓住自己的力道有微微的加重以及身後的人正微抖著,而看向眼前的巨蟹座,後半段的話甚至能讓人感到一股寒風吹過。

「我知道了啦,又不是不放你們離開!」話一說完,三人便回到了巨蟹宮,而我深呼了一口氣,為了不讓自己又再次失態,向迪斯馬斯克致意後便直接拉著撒卡跑出巨蟹宮直直地跑到了獅子宮門口。

「哈啊……」我停下了腳步便這麼屈膝坐在地上,而身體還不停的微微顫抖著,撒卡見狀後不發一語的蹲了下來安慰似的摸著我的頭。

「你就是穆他們救回來的月華嗎?」一聽見聲音我望向了聲音的來源,發現到從獅子宮走出來兩位聖鬥士,分別是獅子座的艾奧里亞跟射手座的艾奧羅斯,兩個人是兄弟。

「啊…是的,請多多指教」我站了起來看著朝這邊走來的二人。

「撒卡,你也在啊!」艾奧羅斯禮貌性的看向了撒卡,而後者只有以點頭來回應。

「好了,你們快前往下一宮吧!其他人似乎都在各自的地方待著。」艾奧里亞看著我露出了笑容,我也同樣回一個笑容給眼前二人。

「謝謝你們,你們的感情很好呢!真好!那我們便繼續前進了」我微笑看著二人,眼底不禁流露出了不易察覺的哀傷,但這種情感也一瞬消失了。

不…雖然家人都因為我身上的紋路而恨我恨得想要將我殺死,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這裡有穆和撒卡還有其他幾位黃金聖鬥士在,再也不會經歷那樣的事情了。我深呼吸後便和撒卡跑出了獅子宮。

「「月華,剛剛怎麼突然沒反應?」剛才的停頓撒卡其實發現了,只是因為月華可能是因為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村子發生過的事情而不想明說,所以他便等到出了獅子宮之後就開口詢問了。

「我…看到艾奧里亞他們的兄弟情,想起了以前母親和父親都對我和哥哥很好,當初他們還不知道我身上紋路的事情,因為那時候紋路的範圍並不大。但是後來我發現自己身上的紋路延伸的範圍愈來愈大,所以我就有點心慌的跑去找了母親和父親,沒想到他們第一眼看到這個便認為這是不祥的紋路而認定我是惡魔轉世來的,因此我也就被村民們綁上了十字架,進行了好幾天的虐刑。撒卡你們出現的那時候…其實已經是第四天了。」我抿著唇憂傷的低頭看著地板,不禁握緊了拳頭,而撒卡見狀後便將我擁入他的懷中。

「沒事了,我知道在妳心裏一定會留下陰影,但妳只要記得妳還有穆和我這個哥哥會在妳身邊就好。」撒卡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背安慰著我,使我不安的情緒慢慢的平靜下來。

「…!“撒卡哥哥”謝謝你!」我從對方的懷裡退了出來,開心的看著眼前的人,殊不知以後對方會突然消失的一點痕跡都沒有。

「我們立刻前……!」周遭景色突然變成了我們二人站在一尊佛像的手掌心中,而我身上的紋路也被這股力量引得忽隱忽現,同時在我們二人也出現了一位一頭黃髮閉著眼睛的人。

「沙加!」撒卡驚訝地喊出對方的名字,使我同時也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人,心裡想著:“這就是被稱為最接近神的聖鬥士……!”而心裡也產生不少的敬畏。

「小姑娘如何稱呼?」

「我叫月華…。」

「月華,我已經明瞭你的來歷了。妳身上的紋路並非惡魔的紋路,而是會帶給妳力量的天使的紋路。」沙加的話一出便令現場的二人都驚訝不已

「天使……?但是……」我伸手觸摸著延伸到臉上的紋路,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事情。

明明給村子引來了災獸…。

「既然沙加都這麼說了便相信他吧!他可是被稱作為最接近神的聖鬥士。」撒卡安慰似的看著我,而我只是望向眼前的沙加不語。

「……那這股力量能夠幫助人們嗎?」沉默許久終於開口的我,看著沙加的眼神是十分堅定的。

「這就要看個人力量的使用了。」沙加微笑說道。

「……我知道了,謝謝你沙加。我們先告辭了,我會再來的。」向沙加告別之後,來到了天秤宮。

「因為童虎不在天秤宮,所以我們便直接去下一個宮吧。」

「咦,不在天秤宮嗎?為什麼?」我不解的看著撒卡。

「童虎…他現在應該尚在五老峰上吧,據說他可是活了兩百四十三年。」話一說出口就讓一個還不懂世間變化的女孩愣在原地。

「嗯…詳細情形我不知道,不過改天可以去一趟五老峰看看。」

「………啊,好」回過神來的我懵懂的點了點頭答應對方。


—————————————————

經過了天秤宮後又和撒卡一起走完了剩下的五宮便與撒卡在雙子宮分別後自己又朝處女宮走去,走這一趟讓我了解了,原來雅典娜的聖鬥士各有各的特色同時他們也很強,讓我也想成為聖鬥士,使用身上的這股力量來幫助人們。

「……沙加,我有問題想問你可以嗎?」我走到了對方面前,看著眼前正盤腿而坐的沙加。

「還有什麼事情呢?」

「那個…我體內的這股力量,為什麼一催動它,便會讓我感覺到極度的胸痛?」

「你體內的小宇宙尚未接受那股力量,而那股力量也還不接受讓你操控,所以太過使用的話,只會引起力量的反噬。」

「反而言之,若是成功讓兩股力量融合,會得到更強大的力量?」我反射性的摸著下巴思考。

「沒錯。」

「原來是這樣,謝謝你解開我的疑惑,沙加。」我禮貌性的朝沙加微笑了一下就轉身離開朝白羊宮走回去。

這時候的我還不知道,之後聖域會發生許多事情,而我…也失去了重要的人。


————————————我是分隔線———————————————


好開心啊啊終於打完了wwww

後半段根本不知道怎麼出來的((不

然後所謂隱藏配對(x):沙加x艾奧里亞以及艾奧羅斯x撒卡

舊坑結束了要開新的相關文了wwww(###


照君的閒話家常

嗯…跟認識的人借了錢只為了買神聖衣的穆的模型

總感覺好像是錯的…Orz

可是又很想很想收藏那個模型…

然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家人說明…(汗

嗯…完全陷入了窘境

然後在這種情緒之下,迎接了連續三天的段考Orz

怎麼辦Orz

滿腦子就是段考模型段考模型段考…

有沒有大大願意跟我說說建議……Orz


(穆x自創女角)相遇(上)

「殺了她!快殺了她!不要讓這種惡魔存活下來!」身上傷痕累累且十分虛弱的我被那些看見我身上的神祕紋路就視我為惡魔的村民綁在村子廣場中央的十字架上,且沒有任何一人想出手幫助。

我不是...,誰來...救救我...?承受著村民的樣樣傷害的我漸漸的對任何事物感到了絕望,也流下了無助的眼淚看著演前的人們在自己的身上用刀劃了一痕又一痕。對於我的眼淚,那些村民只認為我所流下的淚是虛偽的,所以下手也愈來愈狠完全不留情面,也就沒有發現到在他們的身後有兩位身穿黃金聖衣的聖鬥士來到。

「念動力!」隨著聲音的出現被綁住動彈不得的女孩也從十字架瞬間移動到了施展招式的人的懷裡,女孩虛弱的睜開眼睛看著眼前身穿白羊座聖衣的淡紫色長髮的清秀男子。

「求求...你們,救救.....我,我不是....惡魔。」我緩緩舉起顫抖的不停的手抓住了對方的衣服請求著對方幫忙,而對方看了自己後露出了溫柔的笑容表示答應。

「你們是...黃金聖鬥士!那女孩不可留,還請二位將她交予我們!」村民說這句話所漏出的驚恐及憎忿,讓兩位黃金聖鬥是有點不明白事實。

「還請告知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聽完之後我們會考慮是否要將這女孩交予你們。」在白羊座回應之前,他身旁穿著雙子座聖衣的男子搶先做出了回應。

「這...好吧,其實那女孩身上有個忽隱忽現的神祕紋路,原本以為也許無害,但之後村子便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水災以及旱災,我們認為是這惡...這女孩所帶來的災害,所以我們才必須為了村子而除掉她。」

「......」聽完村民說的話之後,雙子座看了下四週便朝著村民其中一個瞬移過去抓著對方,而他這一個動作也使其他村民嚇壞了。

「真正的凶手是他。」雙子座一施力便將手中的人變回了原型,而他的原型便是會帶來災害的凶獸,村子的人看到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與這種怪物一起生活以及...他們也似乎誤會了女孩。

「不管你們說什麼,我都會把她帶回去聖域照顧。」久久未出聲的白羊座說出了自己想了許久所決定的事情,他堅決地看著村民以及雙子座,而雙子座只是笑了一下表示同意,反觀村民們的反應似乎很希望眼前的聖鬥士將那個"惡魔"帶離開這個地方。

「撒卡,把那個災獸解決之後就......」白羊座話尚未說完就看見對方已經把害獸給徹徹底底地解決了。

「走吧,先回去向教皇稟告。」撒卡解決了妖獸之後便不再理會村民而離去,白羊座見狀後也抱起女孩跟著離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處在個不熟悉的房間裡,我想起身卻因為身上的傷口痛得有點動彈不得,而在這同時也有人走進了房間。

「你醒了,感覺如何?」出現在我面前的是當初我求救的那個人,我搖了搖頭表示自己還可以承受住,我想再次嘗試坐起身卻依舊起不來,那人見狀便加快了腳步走了過來將我扶起來。

「呼...謝謝你,我叫月華,請問你的名字...?還有在門邊那位的名字......?」我看著窗邊的人後又看向了剛剛走進來的人。

「我是白羊座的穆,他是雙子座的撒卡,我們兩個都是黃金聖鬥士,這裡是聖域的黃道十二宮的白羊宮。」穆對我笑的時候,讓我突然感到了一股悸動,真心感覺到自己眼前的這個人所露出的笑容真的很美...很帥。

「是二位救了我吧?真的很謝謝你們」說這句話的同時,滿滿的苦澀湧上了心頭使我不禁咬了咬下唇,而床邊的穆似乎是發現到了我的難過而伸手摸了摸我的頭安慰著我。

好溫暖的手......。「穆...可以這麼叫你嗎?」第一次,我跟他對上了眼,我這時候才發現他那個笑容給人一種極為沉靜而強大的感覺,那個感覺就這麼深深的刻印在我心裡。

「可以啊,那我也叫你月華吧。」穆再一次的笑了,我點點頭表示同意,我看向了一開始就站在門邊的撒卡,一直看著他。

「叫我名字就好了,月華。」撒卡也同樣允許了我的要求,讓我意外的感覺開心。

「對了,可以告訴我們妳身上的紋路的相關事情嗎?」穆提出的問題使我愣了一下,我愣了一下......

「......有一個人對我說,我已經死過一次了,這是我運氣好所以才又藉由這個新的重生到這個世上。」此話一出。使當場的二人都驚訝地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人。死了還能復活嗎?!我看向他們的時候所得到的是這種連我自己也不曉得答案的疑問。

「失禮了。」撒卡說完便將手伸向了我的頸部,他感覺到我的心跳確確實實的跳動著,他伸回了手疑惑的看著我。

「有心跳...嗎。月華,那你可有因為這紋路而感覺到任何不適感?」穆擔心的看著我。

「沒有。現在它只會顯現出來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影響,不過倒是感覺到增加了不少力量的感覺。」我說完之後便閉上眼睛試著催動小宇宙,而同時臉上也浮現了紋路延伸到了胸口。

「嗚...!」因為突來的痛楚使我停止了嘗試繼續催動力量的想法,我難受的摀著胸口努力讓自己的氣息調整回來,而另外兩人想要幫忙卻因為周圍莫名的防護壁包住了月華,只能在她身邊等待她撐過去。

當我調整氣息完休息了一下之後,便向他們二人解釋了其實我的力量一旦幾乎完全的逼出來的話,瞳色會從原本的海洋藍變成了血紅色,同時身體周圍也會有股力量形成的保護圈。

「那還是盡量別使用那種力量吧,也不知道是否會對身體造成什麼後果...」穆聽了我說的話後思考了一下後,說出的這句話也讓撒卡很贊同,所以我也只好答應他們自己不會力量使用過度。

「對了,既然月華會一直在這裡生活下去,不如去跟其他黃金聖鬥士們認識一下吧?月華還沒有見過吧。」穆突然的提議讓我的心情開始微微的雀躍了起來

「好!啊...如果不會打擾到他們的話...我願意去!」第一次,離開村子之後我第一次對他們露出了真心的笑容,對於我的轉變他們二人都只有淡淡的微笑沒有說話。

___________________作者分隔線又來啦!_________________

在段考之前終於把這一半(x)給打完了!!!

另一半就要等照君考試完之後再來慢慢打文了\=w=/

嗯...這篇總有種說不清楚的感覺(?)

然後....要買模型,想要有分期付款果然很困難嗎QAQ...

真的很想收藏穆的神聖衣模型啊Q艸Q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大們Orz

說真的...每次貼到臉書去,都得不到什麼建議或意見之類的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寫得如何啊QwQ

雖然不知道自己寫的是好是壞,我還是很喜歡寫文,自我妄想之類的QQ

對於取名什麼的也是一竅不通......

總...總之,我們下一篇文再見了QwQ//  也祝我自己考試加油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