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君祭司♪

寫文是興趣。
較常以自創文章為主,同時也寫沙小艾。
(↑機率比較不高)
喜愛古劍奇譚系列以及仙劍奇俠傳系列。

曦氏日记之曦軒篇02

耀眼的陽光,將一片漆黑的房間給照亮了。

我恍惚的睜開了眼,嘗試動了動僵硬的身體,但因為持續趴姿一整個晚上的關係,光站起來就花了二十分鐘。

「我昨晚讀書讀到睡著了嗎……?」我將凌亂的桌子整理好之後才拿起手機查看未讀訊息。

『您有一則來自結城哲也的未讀訊息。』

『明天下午三點,我會在往常的咖啡廳等你。   04/06 哲也』

「咦……?明天……不就是今天嗎!」我慌張的看了一眼時鐘,才發現自己簡直是個笨蛋。

「早上六點……也是,我已經習慣了這個時間起床了。」等於說,我還有九個小時可以把該做的事情做完。

這是今年我們第一次見面,從三年前他為了工作而離開日本,既然他都傳了簡訊來,代表他應該已經回來了吧?

我很想他。

將書都放進包包後,我便拿著走到了樓下為自己做一份早餐,走下樓的當下便看到了同時也是住在這裡的住戶,我的高中同學——鈴木鳶。

「曦軒早安,今天依舊那麼早起啊?」鳶放下他手中的報紙,起身朝我走了過來,我看著他對我伸出的手,上面放著一封信。

「給我的?」我疑惑的接過了信封,比想像中的還要重一些,感覺裡面放了錢什麼的。

「是房租喔,我總不能白住在這裡吧,嗯?」鳶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因為他是個公務員,所以已經習慣對任何人展現出這種讓人猜不透的笑容,連我也不例外。

「我說過不用了吧……反正在高中的時候你幫了我很多忙,借你個地方住只是小事情,不要太在意。」我嘆了氣將信封退還給他,沒想到對方仍然不願意收下。

「唉這你就不懂了,我幫你也是我應該做的,小事不要太過在意嘛,嗯?」

「你……!反正這錢我是不會收的。」我將信封袋技巧性的放回了他衣服上的口袋裏,這種小事我還是能做好的。

「……所以說,你到底從哪裡學來那種手法的啊?這都看過你做過了幾次,卻依舊抵擋不了。」鳶無奈的看著我得意的神情,想來鳶住在這裡也將近兩年了,其中他也硬是要我收下房租,但全部都被我“退還”回去了。

「嗯……不告訴你!」我笑著回答他,因為這終究還是屬於自己的秘密。

「唉,不說就算啦。對了,我住的地方也找好了,所以今天我就會搬出去了。」

「咦……那麼突然啊?」

「怎麼,覺得不捨嗎?」鳶笑著朝我走得更近了一些,但是下一秒我立刻退後幾步和他保持一定距離,因為我一直都知道,他是喜歡我的,但是我對他……永遠只是朋友。

「你……!嘛,我也不怪你,畢竟你喜歡的是那個學長,而不是我。」鳶聳了肩笑著看向我,然後便走回房間去。

「鳶……別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啊。」我眼看著鳶的房門緩緩地關上喃喃自語著。唉算了,我還是趕快出門去吧。

———

「小曦早啊,今天也那麼早就來啦!吃過早飯了嗎?」當我走進書店時,裡頭的對我已經熟稔的老闆娘一如往常地向我打招呼。

「老闆娘早,我吃過了謝謝您。」我走進書店內部的員工休息室,將我的包包放在我的位置上後,我拿出放在置物櫃裡的制服穿了上去。

「對了老闆娘,今天我有點事情可以提早下班嗎?」我拿著上頭列著貨物的清單,站在桌子旁清點著數量是否正確,清點到一個部分後才抬起頭看著正看著自己的老闆娘。

「嗯……可以啊!只不過記得要補回來喔~」老闆娘笑了笑說道。老闆娘還真是會精打細算呢……,我點了點頭應了聲謝謝老闆娘。

「小曦是要去約會嗎?」老闆娘突然的一句話,使我驚訝到差點讓書掉下去,不過還好沒有掉下去。

「不是,是家人從國外回來了,要去找他。」想到他,我的嘴角不禁上揚,心情感覺非常高興。

「喔~是這樣啊。那就要好好的跟家人相處哦!」老闆娘露出了和藹的笑容。老闆娘就是這麼的親切,難怪每一個來這裡的客人都很喜歡老闆娘。

「好的,我會的,謝謝老闆娘。」

————————————

「老闆娘那我先走了,您辛苦了。」我走出書店後,看了一次手錶才心情雀躍的朝我和他約定的地點走去。

終於可以見到他了,終於又能見到他了。

那家咖啡廳距離我所打工的書店並沒有很遠,大約走個十五分鐘就到了,只不過當我抵達咖啡廳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只花了五分鐘就到了目的地。只不過,我所等的那個人,竟然依舊比自己還要更早抵達了咖啡廳,我站在外頭看著裡面正坐在椅子上拿著一本書在看。睽違三年的見面,竟然使我正要邁出的腳步猶豫了,心裡莫名的期待莫名的……害怕。

「我……。」

……!我到底在幹什麼,明明很久沒有見面了,為什麼在這最後一刻突然怯步了?是害怕他又會說出與三年前一樣的話然後離我而去嗎?還是只是因為自己沒有那個勇氣去面對接下來他對我說的任何事情?

正當我還停留在原地時,眼神不經意的朝哲也瞄了一眼,卻發現對方竟然正看著自己,頓時讓我所想的一切都暫時拋到九霄雲外去,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才走進咖啡廳再緩慢的走到他的面前。

「你居然比我還要早到……。」

「因為我不想讓你等,畢竟我知道你一定會在約定的時間前十五分鐘就會準備出門。」

真不愧是已經認識我十年以上的哲也啊……,對於我的習慣以及想法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那你猜對啦,我今天難得能夠早點下班來到這裡,否則你可是要等很久了喔?」我聳了聳肩笑著看向眼前的人,然後就這麼直接坐在與他面對面的位置上。

「沒關係,我會一直等你。」

哲也又說出了令人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話,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

「我…………哲,謝謝你一直對我這麼的好這麼的寬容。」

「這是我應該的。對了,我幫你點了一份聖代,你喜歡吃的。」

「……!!這家店的聖代真的很好吃,哲謝謝你。」宮家雙胞胎最愛的,便是甜食。尤其我和璟墨無論怎麼吃就是不會胖。

「您好,您的餐點送來了喔!」服務生手拿著這家店的招牌甜點——水果豪華聖代,就這麼送到了我的面前,接著便拿出了個計時器,在我拿起湯匙朝聖代挖了一口的同時,計時器也被按了開始鍵開始倒數計時著。

「這家店的聖代果然很好吃呢!」我開心的吃著聖代,一口接著一口,吃完整份聖代的當下,暫停的時間距離結束還有五分鐘,代表這次又吃了份免費的聖代。

「這位客人您真的好厲害啊,來店裡挑戰過那麼多次,每一次都是悠哉的在時限內吃完呢!」服務員收走空的聖代杯子時,佩服的看著我說道。

「沒有沒有妳過獎了,是你們家的聖代實在太好吃了,所以才讓我不自禁的一口接著一口。」我朝服務員露出了笑容。不得不說這間咖啡廳所賣的聖代真的與其他店賣的口感完全不同,非常有他們店獨有的味道。

「看你那麼喜歡吃甜食,身材依舊還是沒有變呢?」哲也笑了笑看著我。

「誰叫我和璟墨都是吃不胖的體質嘛!而且現在我們的工作一半半也算是體力活啊。」

「那你現在的工作會很辛苦嗎?」哲也看著眼前的我,拿起桌上的熱拿鐵喝了一口。

「嗯……不會啊,雖然算是半體力活的工作,但也都只有動到腦子跟手而已。」我想起自己只要一接到委託,便是坐在電腦桌前與電腦一起度過好幾個夜晚。

「你可別太勉強自己了,該休息的時候還是要休息。」哲也溫和的語氣始終使我十分的心動不已。他真的是我一生中唯一遇過最好的人。

「嗯,這是當然的。我可是還得靠這身體來養活自己呢…………哈哈哈。」說完之後才發現哪裡不對勁的我一時想不到替代的詞,最後只能靠著開玩笑的語氣將它帶過。

不過,事與願違。這句話終究還是被重述了一次,而對方也一臉嚴肅的神情看著我,等著我給他一個好的交代。

「……我的腦跟手不也是身體的一部分嘛,不要想到其他地方去啦!我再怎麼窮困潦倒也不會去出賣自己的身體!」我慌張的替自己說錯的話解釋一下,但似乎對方並沒有因此而釋懷。

「哲也,你饒了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那麼說的呀!求你別再以那副臉色看我了…。」我投降似的將雙手舉了起來向對方求饒,哲也卻依舊沒有任何回應,我默默的又將手放了下來。這時候哲也開口了。

「就算要賣,也只有我能買。」哲也一臉認真的說道,使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什麼啊,憋著那張臉那麼久只為了說這個?」我無奈的嘆了口氣,又招手召了服務生過來。

「請問有什麼我能為您服務的嗎?」

「請再給我兩份黑森林蛋糕以及一杯冰拿鐵。」

「好的,請稍等。」服務生離開後,我嘆了口氣看著哲也,心裡想著到底要怎麼回應。

「……對了哲也,怎麼突然回到了日本?」

「因為我被調回來了,在國外負責的東西都處理好了,所以我又回到了日本的崗位上。」

「嗯……原來是這樣啊,小曦一定會很高興你終於回到家了。」我笑著說道,同時服務生也將剛剛點的餐點送了上來。

「您的兩份黑森林蛋糕以及冰拿鐵,請慢用。」

「謝謝。我要開動了。」我邊吃著黑森林蛋糕邊偷偷觀察著對面的人臉上的神情,心想著在這個家不只是我會想哲也而已,小曦一定也非常非常的想念他。

「回去的時候,順便去買東西吧?送給小曦的。」哲也喝了一口剛送上來的冰拿鐵提議道。

「好啊,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 我是分隔线——————

好的庆祝考完试的第一篇文已经生出来了。

现在已经难产死亡谢谢。

文章是撕了又寫,寫了又撕( ´∀`)

差點被自家兄弟打死((沒有

不過被勸導是事實(°ー°〃)

下一篇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來,應該會先出以小曦為主的劇情故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