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君祭司♪

寫文是興趣。
較常以自創文章為主,同時也寫沙小艾。
(↑機率比較不高)
喜愛古劍奇譚系列以及仙劍奇俠傳系列。

(穆x自創女角)相遇(下)

自從來到這個白羊宮已經過了好幾日了,在這裡平平靜靜地待著,彷彿之前的事情都像是一場夢一般,但那不是夢,身上的傷痕是確切的證據。

「不管你們說什麼,我都要把她帶回聖域。」 只是普通的一句話,卻改變了一個人的一生,那句話 便這麼深深的刻印在我心中。

突然好想出去看看夜景,一整天待在房間裡實在很悶的感覺...不好。這麼想的我做下了決定,便坐起身準備走下床,當我腳正碰到地板的瞬間,疼痛以及地板的冰冷傳了進來使我不小心踉蹌了一下。

.....好險沒有摔倒,不然吵到穆就不好了。及時穩住了自己的身體的我又邁開了腳步戰戰兢兢地走到了白羊宮外頭,我抬頭看著眼前的星空不禁被迷住了。

「原來妳在這裡啊,剛剛沒在房間看到妳的身影,便出來找妳了。穿的這麼單薄會感冒的。」穆說這話的同時,也將披風披在了我的身上並坐到了我的身旁。

「穆…對不起,因為我很想出來透透氣,也不希望吵到你…」我看向他的時候,發現對方臉上神情多了一絲擔憂,這使我後半段的話越說越小聲,而穆似乎是發現到我的情緒變化便露出笑容摸了摸我的頭。

「怎麼會呢,只要你跟我說的話,我會帶你出來走走的。」 我驚訝地看著對方,心想著:這是第一次呢…被人友善的對待著……。這麼想的我不自覺的露出了微笑。

「謝謝你,穆。我想回去休息了,感覺有點累了…晚安。」說完我便站了起來向對方笑了一下後,便自行走回了房間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完夜景的幾天後,我的傷終於都好的差不多了,而同時今天也是去向每個黃金聖鬥士打聲招呼的日子!現在只認識了白羊座的穆跟雙子座的撒卡……等於說還有10個人囉?換上了比較得體的衣服後,我站在窗邊想著剩餘的十位聖鬥士的名字,只為了不要讓自己弄錯對方的名字讓彼此尷尬。

「等不及了嗎,月華?」穆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的時候我也轉頭過去看他,對方則是保持不變的速度走到了我的面前。

「嗯……除了期待以外…其實我還有點不安,不知道他們……」說到這裡我的神情不禁流露出了微微的恐懼,不是因為第一次與厲害的黃金聖鬥士見面所產生的,則是他們對於我的態度以及想法,讓我感覺到懼怕和對他們的不信任感。

「…月華,沒事的,和他們相處過幾次就會了解他們了。」穆拍了拍我的肩安慰著我,使我的心情不會如此的緊張低落。

「嗯。話說...穆,你真的不一起去嗎?」我歪頭詢問著眼前的人,而對方笑了一下便開口說道。

「嗯,不過不用擔心,還有撒卡在呢。」 撒卡,是當初救我回來的另外一個人,雖然外表看起來是一副冰山臉,但我感覺的到他內心裡其實是很善良溫柔的,不過有一件事讓我好奇就是,他內心還有另外一個人格在跟善良的那個人格在對抗。

「嗯,好吧...」話剛落下,我便感覺到了白羊宮外頭有股熟悉的小宇宙,是撒卡。為了不讓對方久等,我快步走了出去,走到外頭之後便確定自己的感覺無誤。

「撒卡,早安。今天麻煩你了!」我走到他的面前露出了笑容開心的說道。

「早,不會麻煩的。穆,那我們先走了。」撒卡話一說完便轉頭離去我一見狀便也朝穆笑了一下之後追上撒卡。

「吶撒卡,你...有兄弟姐妹嗎?」話剛問完,撒卡愣了一下後看向我。

「為何突然這麼問?」

「因為撒卡給我的感覺很像是兄長一般的感覺。」聽完我的感覺的撒卡沉默了和停下了腳步,這突來的反應使我不解,而下一刻他便開口了。

「我有一個孿生弟弟叫加隆。」

「孿生兄弟啊...真好。」

「......也算好事吧。」

「?」

「沒事,我們快走吧,不要讓其他人久等了。」撒卡話一說完又邁開了腳步朝第二宮-金牛宮走去,而我也緊跟在他的後面走到了金牛宮。

「終於來了啊,撒卡和...小姑娘你叫...月華對吧?」我愣愣地看著眼前這位體型巨大的男子,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月華。」撒卡輕輕拍了拍我的肩終於讓我回過神來了。

「啊...抱歉,我不小心走神了。你好,我是月華,請多指教。」我慌張的向對方道歉,而對方只是笑笑而已。

「你好,我是金牛座的阿爾迪巴朗,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啦。」阿爾迪巴控制了力道拍拍我的背,不過還是讓我差點站不穩。

「好的...!那...撒卡,我們前往下一宮了嗎?」

「嗯,走吧。下一宮是雙子宮,也就是我所顧守的宮」我們邊說邊走出了金牛宮朝雙子宮走去。

過了雙子宮就是......巨蟹宮的迪斯馬斯克吧?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人,問了穆或是偶爾來探望的撒卡,都只跟我說見到他第一面就知道了。…唉,便讓他順其自然吧!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我們已經通過了雙子宮正朝著巨蟹宮去。

「吶撒卡,迪斯馬斯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話還沒說完,我便發現周遭的景象突然變了,到處充滿著死亡之氣而且……,我望向一旁的排得很整齊的隊伍一個一個跳下不知道通往哪裡的黑暗。

「歡迎來到巨蟹宮,我是迪斯馬斯克,還蠻可愛的小姑娘嘛~!」我轉頭望向了聲音的主人,發現對方看起來……。

「你…你好,我叫月華,以後還請多多指教。」我下意識的抓住撒卡的衣角緩緩的退到撒卡身後。

「為什麼要躲到撒卡的身後啊…?話說你們兩個這樣子真像兄妹一樣啊。」迪斯馬斯克雙手叉腰地看著我們。

「………」

「………」

「喂,別句點我啊,我說的是事實!」迪斯馬斯克指了指我和撒卡,而我也因此陷入了思考。

哥哥啊……

「…撒卡哥哥這樣子嗎?」說這話的同時我看向了身邊的撒卡對著他微笑,而對方似乎也沒有反對的樣子。

「對了,這裡到底是…哪裡?」雖然依舊躲在撒卡身後的我,但心裡還是有個很好奇很好奇的問題,不問的話可能會憋出病來,所以還是鼓起勇氣問出口了。

「這裡啊,這裡是黃泉比良坂,也就是通往死亡的通道。」

「嗯……原來如此,那我們還是盡快前往下一宮吧!可以讓我們離開這裡嗎?」我看了下四周後便做出了立刻離開的決定,只因為我自己曾經經歷過生死的邊緣,對於這種地方只有......害怕。

「好了,迪斯馬斯克,讓我們離開這裡吧,不然的話...後果你知道的。」感覺到抓住自己的力道有微微的加重以及身後的人正微抖著,而看向眼前的巨蟹座,後半段的話甚至能讓人感到一股寒風吹過。

「我知道了啦,又不是不放你們離開!」話一說完,三人便回到了巨蟹宮,而我深呼了一口氣,為了不讓自己又再次失態,向迪斯馬斯克致意後便直接拉著撒卡跑出巨蟹宮直直地跑到了獅子宮門口。

「哈啊……」我停下了腳步便這麼屈膝坐在地上,而身體還不停的微微顫抖著,撒卡見狀後不發一語的蹲了下來安慰似的摸著我的頭。

「你就是穆他們救回來的月華嗎?」一聽見聲音我望向了聲音的來源,發現到從獅子宮走出來兩位聖鬥士,分別是獅子座的艾奧里亞跟射手座的艾奧羅斯,兩個人是兄弟。

「啊…是的,請多多指教」我站了起來看著朝這邊走來的二人。

「撒卡,你也在啊!」艾奧羅斯禮貌性的看向了撒卡,而後者只有以點頭來回應。

「好了,你們快前往下一宮吧!其他人似乎都在各自的地方待著。」艾奧里亞看著我露出了笑容,我也同樣回一個笑容給眼前二人。

「謝謝你們,你們的感情很好呢!真好!那我們便繼續前進了」我微笑看著二人,眼底不禁流露出了不易察覺的哀傷,但這種情感也一瞬消失了。

不…雖然家人都因為我身上的紋路而恨我恨得想要將我殺死,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這裡有穆和撒卡還有其他幾位黃金聖鬥士在,再也不會經歷那樣的事情了。我深呼吸後便和撒卡跑出了獅子宮。

「「月華,剛剛怎麼突然沒反應?」剛才的停頓撒卡其實發現了,只是因為月華可能是因為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村子發生過的事情而不想明說,所以他便等到出了獅子宮之後就開口詢問了。

「我…看到艾奧里亞他們的兄弟情,想起了以前母親和父親都對我和哥哥很好,當初他們還不知道我身上紋路的事情,因為那時候紋路的範圍並不大。但是後來我發現自己身上的紋路延伸的範圍愈來愈大,所以我就有點心慌的跑去找了母親和父親,沒想到他們第一眼看到這個便認為這是不祥的紋路而認定我是惡魔轉世來的,因此我也就被村民們綁上了十字架,進行了好幾天的虐刑。撒卡你們出現的那時候…其實已經是第四天了。」我抿著唇憂傷的低頭看著地板,不禁握緊了拳頭,而撒卡見狀後便將我擁入他的懷中。

「沒事了,我知道在妳心裏一定會留下陰影,但妳只要記得妳還有穆和我這個哥哥會在妳身邊就好。」撒卡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背安慰著我,使我不安的情緒慢慢的平靜下來。

「…!“撒卡哥哥”謝謝你!」我從對方的懷裡退了出來,開心的看著眼前的人,殊不知以後對方會突然消失的一點痕跡都沒有。

「我們立刻前……!」周遭景色突然變成了我們二人站在一尊佛像的手掌心中,而我身上的紋路也被這股力量引得忽隱忽現,同時在我們二人也出現了一位一頭黃髮閉著眼睛的人。

「沙加!」撒卡驚訝地喊出對方的名字,使我同時也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人,心裡想著:“這就是被稱為最接近神的聖鬥士……!”而心裡也產生不少的敬畏。

「小姑娘如何稱呼?」

「我叫月華…。」

「月華,我已經明瞭你的來歷了。妳身上的紋路並非惡魔的紋路,而是會帶給妳力量的天使的紋路。」沙加的話一出便令現場的二人都驚訝不已

「天使……?但是……」我伸手觸摸著延伸到臉上的紋路,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事情。

明明給村子引來了災獸…。

「既然沙加都這麼說了便相信他吧!他可是被稱作為最接近神的聖鬥士。」撒卡安慰似的看著我,而我只是望向眼前的沙加不語。

「……那這股力量能夠幫助人們嗎?」沉默許久終於開口的我,看著沙加的眼神是十分堅定的。

「這就要看個人力量的使用了。」沙加微笑說道。

「……我知道了,謝謝你沙加。我們先告辭了,我會再來的。」向沙加告別之後,來到了天秤宮。

「因為童虎不在天秤宮,所以我們便直接去下一個宮吧。」

「咦,不在天秤宮嗎?為什麼?」我不解的看著撒卡。

「童虎…他現在應該尚在五老峰上吧,據說他可是活了兩百四十三年。」話一說出口就讓一個還不懂世間變化的女孩愣在原地。

「嗯…詳細情形我不知道,不過改天可以去一趟五老峰看看。」

「………啊,好」回過神來的我懵懂的點了點頭答應對方。


—————————————————

經過了天秤宮後又和撒卡一起走完了剩下的五宮便與撒卡在雙子宮分別後自己又朝處女宮走去,走這一趟讓我了解了,原來雅典娜的聖鬥士各有各的特色同時他們也很強,讓我也想成為聖鬥士,使用身上的這股力量來幫助人們。

「……沙加,我有問題想問你可以嗎?」我走到了對方面前,看著眼前正盤腿而坐的沙加。

「還有什麼事情呢?」

「那個…我體內的這股力量,為什麼一催動它,便會讓我感覺到極度的胸痛?」

「你體內的小宇宙尚未接受那股力量,而那股力量也還不接受讓你操控,所以太過使用的話,只會引起力量的反噬。」

「反而言之,若是成功讓兩股力量融合,會得到更強大的力量?」我反射性的摸著下巴思考。

「沒錯。」

「原來是這樣,謝謝你解開我的疑惑,沙加。」我禮貌性的朝沙加微笑了一下就轉身離開朝白羊宮走回去。

這時候的我還不知道,之後聖域會發生許多事情,而我…也失去了重要的人。


————————————我是分隔線———————————————


好開心啊啊終於打完了wwww

後半段根本不知道怎麼出來的((不

然後所謂隱藏配對(x):沙加x艾奧里亞以及艾奧羅斯x撒卡

舊坑結束了要開新的相關文了wwww(###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