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君祭司♪

寫文是興趣。
較常以自創文章為主,同時也寫沙小艾。
(↑機率比較不高)
喜愛古劍奇譚系列以及仙劍奇俠傳系列。

(穆x自創女角)願你永不離去......

要去冥界的前一天晚上,你送給了身為白銀聖鬥士的我一條項鍊,你說你不知道該送什麼東西給我,所以便給了我你隨身已久的項鍊,只為了不要讓我為你擔心並讓我等你回來。

之後,你卻再也沒回來過。

如今,我因為項鍊突然的感應而來到了這個以奧丁大神為主的仙宮,跟著項鍊的動靜而走到了仙宮裡的一處山洞。映入眼簾的是處女座的沙加以及...白羊座的穆。

你…還活著……?

你的活著使我內心湧起萬股思緒,而眼淚也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月華,沒想到你居然來到了這裡」看到我流淚而走過來的你,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安慰著我。

「項鍊突然有了感應……所以我跟著它的指引來到了這裡…」我啜泣的解釋著。

「是這樣啊……抱歉呢,讓你這麼一個人生活著。」你摸了摸我的頭後,將我擁進了你的懷裡,而我感覺到的是確確實實的溫度以及心跳聲而不是冰冷的軀體,這讓我感到十分的意外。

「穆…你是為了雅典娜去戰鬥的,所以我不會怪你…也沒有資格怪你。」我從你的懷裡退了出來,伸手擦掉了臉上的淚水。

「……謝謝你。」你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同時也是我最喜歡的笑容。我不敢相信這是事實,而你也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

「所以……那個……」我看了看眼前的穆以及他身後的沙加,不知道該如何把心裡的疑問提出來。

「你是想問為什麼我們黃金聖鬥士會在這個仙宮裡復活嗎?這些我們還不知道,不過既然在此復活了,就代表一定有它的意義。」沙加似乎看出了我的疑問便先行向我解釋。

「唔……原來是這樣啊」對於聽見了沙加的話開始思考的我,穆摸了摸我的頭。

「月華,我希望你不要跟我們一起去,這之後是非常危險的。」穆很認真的看著我。

「穆,我......唔!」我的話尚未說完,便因為背後突來的重擊而倒下暈了過去。

「沙加你......!?」

「只有這樣才能避免她遇到危險,然後我還會再施個招式讓她暫時不會醒過來。」

「......這樣也好。話說沙加,被施展那個招式的人不是會在你死亡前的三分鐘就會醒過來嗎?」

「嗯。你不想最後再看她一眼嗎,穆?」

「..........。」

穆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在地上躺著的月華後便轉身走了出去,沙加見狀也跟了穆一起朝著野心很大的安德烈亞斯的方向跑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身邊早已沒有半個人了,這時我也想起了自己被沙加擊暈的事情後,便立刻跑出洞外尋找二人蹤跡,同一時間在仙宮那個方向也發出了巨大聲響,我感覺的到 那是-黃金聖鬥士的小宇宙。

. . . . . . 穆!大家!

身體比頭腦行動的還要快,當我回過神來自己早已拼命地朝發出聲響的那個地方衝去。

不要.....不要再一次的離開我......!

抱著這樣不安的想法的我加快了自己的腳步,但當我趕到的時候,只看到一個人-麗菲婭正坐在地面上哭泣著,而我也立刻明白了一件事-穆他們已經不在了,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你......終究離開了我,再一次為了人民,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如此想著的我,眼淚又再度流了下來,心裡因為無法接受心愛的人離去而隱隱作痛著。

穆...............。

此時我只有哭泣、哭泣還有哭泣,你什麼也沒留下......唯一一項你的東西卻只有那一條你已經隨身已久的項鍊,將我帶到你身邊的項鍊。

「月華姑娘,想哭便哭出聲來吧,會好過些的」麗菲婭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我的身邊並拍拍我的背,讓我原本繃成一直線的情緒瞬間崩潰。

「嗚.......嗚啊啊啊啊啊啊!!!」想要把心裡的痛全部哭出來似的,我放聲的痛哭。而將我抱住的麗菲婭 雖也流了一兩滴眼淚,但她依舊輕輕拍著我的背,好讓我釋放情緒。

哭了一段時間後,我的情緒終於慢慢地緩和了下來,但心卻依舊隱隱痛著,我從麗菲婭的懷裡退出來對她笑了笑。

「謝謝妳,麗菲婭。雖然要我接受這個事實恐怕還要花很多時間,但是我會沒事的,我會繼續做我該做的事,四處去幫助各地的人們,這樣......那個人也會替我高興的。謝謝妳們的幫忙,我先告辭了,後會有期。」我笑了笑轉身離去並擦掉了臉上的淚。

我會連同你和大家的份一起活下去 一起為去冥界的星矢他們祈禱,我會證明給你看的,穆!

--------------------------------------------------------

好~結束了Orz

說真的...我不知道虐不虐,因為我哭點實在過分的低啊...(不

那個...第一次這樣寫聖鬥士星矢的同人文,若有建議歡迎提出來!我會好好改的><

评论